国家级陪酒员标准工资(国家陪酒员的标准酒量)

国家级陪酒员标准工资(国家陪酒员的标准酒量)

文/青岛雯子||今日头条独家发布

今天讲讲我的两位前辈,一个叫曾福,一位叫简寿。阴差阳错的是,叫曾福的这位却没什么福大命大,竟然很早就挂掉了。反而那位叫简寿的前辈,非但没减去多少阳寿,至今依然活得精神抖擞。算起来从前的俩人还是好朋友呢,却被一位其貌不扬的女人从中插过一扛,导致关系迅速降温,从此面和心不和。

我进厂那会儿,两位前辈接近四十岁,所以说前半段故事我是听别人讲的,当时来说,让我足够惊叹,甚至觉得有些奇葩。

我们那儿是一家运输公司,里面工种繁多,修补轮胎只是其中的一项。俩位前辈恰好管得就是这一块。当年他们的年龄快接近三十岁,可能干的是脏活累活,估计媳妇不好找。俩人中的简寿呢,是个有心人,眼光瞄上开大货的满江红。先说这人是个女的,还是得从背影看。正面去看的话,你得靠猜,至于长啥样就不用我说了。

在简寿看来,自己已经进入大龄青年的序列,想成家的渴望相当迫切,虽说满江红长得不好看,可她是女人啊,有女人才会有家庭,才会有儿女打闹,鸡飞狗跳式的欢乐。

思虑已定,简寿悄然出手。可他忘记一件事,居然没和好兄弟曾福去通通气。不是说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这事对于气量狭小的曾福无疑是当头一棍。曾福不高兴了,谁让曾福不高兴,后果嘛就很严重。

首先要说明的是,简寿追女人的脑袋瓜还是够用的。这天,满江红驾车出发去外地拉水泥,却被上班早起的简寿给拦了下来。简寿一脸严肃的表情说,你左侧靠后的轮胎肯定有问题,你先别急着走,俺给你检查一下。结果不出所料,靠里面的轮胎瘪了气。要知道这可是有着二十条轮胎的巨无霸型大货车,却被简寿一眼看出有条轮胎出了问题,就凭这项特殊的技能,当时就让满江红顶礼膜拜了。

接下来就是简寿快马加鞭给满江红补好轮胎,还极其贴心将满江红的杯子灌上满满的茶水。这微不足道的举动感动得满江红眼眶泛红。或许是这女人太容易感动了,也可能是满江红从来没有感受到来自异性的爱,所以她告别时的手甚至于有些颤抖。

满江红幸福满满地走后,大家一定会问,简寿这小子真有此项技能,在众多轮胎中,不用工具锤就能一眼辨别出那条轮胎憋了气。其实这事说出来还真让人无语,还不是精明的简寿趁着夜里无人偷偷将满江红的那条轮胎给放了气。

这以后,简寿几乎天天早起伺候着满江红。当然了,该放气时还得放气,这样才能显出他的能耐。不光是这些,偶尔带个早餐来,包子、油条、馅饼粥啥的,假装买得太多吃不下。反正灌满水杯这种事那是必须的。更过分的是,瞅空将满江红擦汗的毛巾给洗得干干净净,每天为她换上新的毛巾。而且大货车的保养业务都由简寿给承包了,也就是说,满江红收工回来,只管把车钥匙一扔,想干嘛就干嘛去,剩下的那些破事都由简寿一人代劳。所以说经过简寿持之以恒的不懈努力。满江红终于敞开心扉,试着接纳大龄青年简大寿同志,那份投石问路的爱。

两人恋情公开化之后,曾福才知道此事,当时那种震惊的程度无以言表。不知道有没有捶胸顿足过,感觉有种被天下人抛弃的绝望。这狗东西,瞒得跟铁桶一般,俺真是小瞧了他。

要不说曾福才是奇人,内心波涛汹涌,表面却波澜不惊。本来他和简寿,还有一位擦鞋匠,同租住在一个院子里,不知道曾福用了啥手段,那位擦鞋匠竟然会心甘情愿搬走了。曾福赶紧撺掇简寿说,听说满江红到处找住的地方,这空出来的两间房子给她留着不好吗。大家会不会认为,曾福为人处世这不是挺好的嘛,其实不过是他用善意伪装起来的假象,有点像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这好事让简寿感到喜出望外,因为此地房租便宜,隔着运输公司也近。而他的心上人满江红原先的租住地面临着拆迁,正在心急火燎地找住的地方。

当天,满江红喜气洋洋搬了进来。有人会问,俩人住在一起不好吗,何必非要分开住。我听前辈们说,那是因为满江红这人比较守旧,不像现在,未婚同居者大有人在。

所以说俩人虽然处在热恋中,其实还是各过各的日子。要知道越是暴风雨要来临的时候,天地间的表象就越是风和日丽。如果你读到这里开始打瞌睡了,你可要醒醒了,因为笑面虎曾福开始放大招了。

国家级陪酒员标准工资(国家陪酒员的标准酒量)

这天,曾福带回来一个女人,身材高挑,眉眼含俏,那种风里雨里等你可好的妖娆。曾福大大方方介绍说是他的女朋友。简寿愣住了,这事也太随便了,感觉找女朋友就跟逛菜市场似的简单,怎么不经过九九八十一难呢。

倒是女人大大方方跟简寿握了握手。过后,简寿听曾福说,这女人叫柳莺,比他俩小一岁。

那天,满江红比平时回来的稍晚一些,自来熟的柳莺跑进满江红的屋里,俩人聊的挺投机,以至于柳莺当晚就睡在满江红的屋里,并且住下就不走了。

马上蹊跷的事来了,柳莺当着满江红的面,声称她和曾福是表兄妹关系,并且有照片为证,里面有位老人是曾福和柳莺的姥姥。这事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柳莺似乎有难言之隐,她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她和曾福之间的关系,这其中就包括简寿。这下问题又来了,为什么当着简寿的面,曾福和柳莺信誓旦旦谎称是男女朋友关系呢?

这样看来,事出反常必有妖,不信咱们走着瞧。

令人可笑的是满江红,简直憨厚到家了,她其实应该第一时间去告诉简寿,也许当场就能戳穿曾福丑恶的嘴脸。可惜啊,在这方面上,作为女人的满江红居然有了私心,面对妩媚动人的柳莺,她害怕简寿移情别恋去爱上柳莺,眼下有这层关系保驾护航,毕竟柳莺是曾福的正牌女友,简寿即便再混也不敢造次。所以说单纯的满江红才一厢情愿选择隐瞒,这就为接下来发生的事埋下了隐患。

国家级陪酒员标准工资(国家陪酒员的标准酒量)

那天,满江红驾车去了广州,看起来这趟活儿连去带回起码得一周左右。简寿得闲,晚上边跟曾福和柳莺一起喝酒。本来简寿的酒量很大,放眼望去,几乎没有对手。却破天荒般在柳莺的面前败下阵来。真的是,酒桌上往往是四个小菜,三瓶三十八度的高粱酒。三个人谁也甭给谁添酒,举瓶对嘴。一场酒局下来,简寿和曾福都醉了。反倒是柳莺啥事也没有。

简寿醒酒后表示不服,相约第二天晚上再战,这会儿换上五十六度的老烧酒。结果呢,简寿和曾福再一次醉倒。

简寿便奇怪了,这柳莺咋就喝不倒呢?难不成她天生就能扛住酒。不行,这回醉死也得和她再喝一场大酒。

简寿细算着满江红回家的日子。自从有了女朋友,简寿很少去过那些醉生梦死的日子。所以简寿盘算着起码还有两天的时间,这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和柳莺一决雌雄。

这天晚上活该出事,满江红提前返程了。家里的简寿和曾福还有酒神大柳莺一憋气干掉六瓶老烧酒。简寿这一次确确实实喝大了,用烂醉如泥都不太贴切,只能用人事不醒来形容。

满江红凌晨时段回到家里,路过简寿的卧室,她看见了让她想歇斯底里想发作的一幕。可惜她没有,她选择放手。满江红将尚有余热的大货车再次发动开了过来,她连夜把家搬走了。

后面发生的事,咱们无需再连篇累牍去赘述。简单来说,简寿醒来后发现柳莺睡在身边,当时就惊吓得毛骨悚然。随之而来的是曾福无情地拳打脚踢。再以后,他看见的是满江红人去屋空的决绝。

很快,曾福和柳莺也搬走了,诺大的院子里只剩下简寿一个人孤零零地住着。更糟糕的是,曾福和满江红闪电般地结了婚。因为在满江红看来,曾福没有错,是渣男简寿亵渎了他的表妹。

看着一对新婚燕尔送来的喜糖,简寿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难受。他一个人来到留仙湖大桥,他攀上栏杆去凝视深渊,却被一位女人给死命抱住。简寿回头一看,竟然是柳莺妹子。

简寿哭着说,你别管,俺不想活了,

柳莺却是因为气愤过度,涨得面孔透红,她死乞白赖说,哥哥,先别死呀,好歹听俺把话说完。

就在俩人来回拉扯的过程中,柳莺快言快语道,是曾福花钱雇俺害的你,俺只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可恨的是,曾福一分钱没给。你说俺找谁说理去。

简寿立马傻了眼,他前前后后一寻思,如梦方醒,好一个阴险小人,竟然挖坑埋俺,真是被他害惨了。

此时简寿和柳莺都有点同病相怜,俩人惺惺相惜般走进了酒馆。借着酒劲,柳莺诉说她和曾福相识的过程,简寿越听越心烦,就好像他对曾福已经失去了兴趣,反而对柳莺特能喝酒这事表现出相当的好奇。这一次,柳莺没有隐瞒,她大大方方说出自己千杯不醉的秘密。

原来柳莺的职业是一名陪酒员,天天在酒局上迎来送往,如果不学些特殊的技能,怕是坟头草茁壮的能立住鸟。

她说秘密就在袖子里。哥哥有没有发现,妹妹喝酒时一贯是双手端杯,表面是对客人的尊敬,实际上是用袖子遮嘴,然后趁机把酒吐进袖子里。

柳莺这么一提醒,简寿想起来了,可不是嘛,柳莺喝酒都是双手举起杯,还别说,姿势相当优雅,却原来是作弊呀。

等等,这么说来,哥哥有个大大的疑惑,你说你往袖子里吐上那么多的酒,怎么没不见你湿了袖子呢。

这话问到这里,柳莺咯咯笑起来,她从包里拿出两块手帕,麻利塞进简寿的左右袖口里,然后笑嘻嘻说,这可是超级吸水海绵,一片能吸走一公斤水呢,送给你了。说完,柳莺哎呀一声喊,哥哥,妹妹不陪你了,俺该去接上晚自习的儿子了。即便柳莺跑出很远,简寿依旧追出来问她,这作弊的事,曾福知不知道?

柳莺的回答是,他算老几,曾福他就不是人,俺跟他势不两立。

柳莺走后,简寿拿来两瓶白酒,他先把手帕塞进袖子里,然后双手端杯,试着学习把酒吐进袖子里。令他眼界大开的是,这海绵手帕果真巨能吸酒,因为袖子的外表一直非常的干爽。

这时候一股阴寒浮上简寿的心头。他想夺回失去的所有。

时光过的可真快,转眼间,曾福和满江红的女儿都上小学了。

那年我以技工的身份走进这家运输公司。不久我就发现,修补轮胎的两位大叔那可是超级的酒蒙子。俩人除了早晨不喝酒,中午和晚上几乎顿顿不落。听说俩人这种喝法差不多得有十个年头。很快俩人之中的曾福就出事了,因为常年饮酒,他突发脑溢血,虽说抢救及时,还是成了能自主呼吸的植物人。

有人会问了,同样是喝酒,而且酒量都是一个样,中午一瓶,晚上一瓶,为何人家简寿就没事。大家不会忘记吧,简寿的袖口里藏着秘密。整整十年隐忍,他终于扳倒了敌人。

当然,这事没人知道,包括满江红本人。

丈夫曾福突然倒下去,对满江红来无疑祸从天降。她整天忙的团团转,既要接送女儿,又要照顾植物人的丈夫,最大的的问题她没法去驾车挣钱养家户口呀。

不知从哪天起,简寿走进了满江红的家里,他从满江红的手里接过伺候曾福的重担,还得抽出功夫去接送曾福的女儿去上下学。这样满江红才会腾出手来,了无牵挂驾驶大货车外出养家。

简寿尽心伺候曾福长达两年之久,终究是没有奇迹发生,曾福最终在小年夜那天撒手人寰。

后来简寿和满江红组成新的家庭,隔年,老婆给他生下一个大胖小子。

尾声:临近文末,我估计大家会有一丝小小的困惑,那就是,简寿袖子里藏的秘密,小编是怎么知道的?这事说起来就跟天上掉馅饼似的稀罕。公司又招来一位新的小师弟跟着我干活。我这人又比较贪杯,自恃在酒桌上就没怕过谁。却在公司年会上被老前辈简寿喝的找不见北。那事是因为我自找的,在酒桌上狂的不说人话,因此才导致简寿出手将我狠狠教训了一下。问题是,简寿这一把年级的人了,竟然毫无醉意把我给送回家去。要知道俺俩当着公司几百号人的面,每人喝掉整两瓶高度老烧酒啊。

从此简寿酒神的名号不胫而走。刚刚不是说了吗,来了一位叫宋良友的小师弟,当我说起简寿前辈在酒桌上无人能敌时,我面前的小师弟轻蔑地扯起嘴角,并狂得让我约个时间,他想会会自称是酒神的简寿前辈。

我给简寿老前辈递了口信,前辈一脸愠怒道,这也太狂了吧,让着小子放马过来,保准收拾的他服服帖帖。

周末晚上,仨人走进一家小酒馆,师弟宋良友一次性抱来一箱十瓶的老烧酒。

前辈简寿只是微微皱了一下鼻子,随后俩人端起了大号的酒杯,就在我眼皮子底下,俩人喝酒的姿势如出一辙,都是双手端杯,以袖遮嘴,对我来说,这种姿势着实潇洒至极。谁知前辈简寿却突然放下了酒杯,他问了师弟一个问题,你认识柳莺吗?

师弟宋良友稍稍愣神道,柳莺是俺老妈,难不成前辈您也认识她?

简寿有些尬尴站起身来,同小师弟握握手说,在下输了。说完扬长而去。

全文完,感谢阅读,有缘再聚!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3219087951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ljqsb.cn/69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