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香著和红薯区别(小香薯和红薯区别)

小香著和红薯区别(小香薯和红薯区别)

离开以红苕为主粮,靠红苕解决饥寒的日子已经四十多年了。但那深深的记忆,真叫刻骨铭心,永远难忘。很久就想写一篇说红苕的回忆文章。不料几起几落,仍然搁笔。当时连文章的题目也颇费筹思,几定几改,仍难确定主题。近听秦腔名丑徐松林先生的《说红苕》,颇有共鸣。徐先生演得太好了,很有生活味,真是百听不厌。于是便以“说红苕”为题,回忆那难以忘记的往事。

红苕,学名叫红薯,或香薯。有的人还叫地瓜。看名称就知道是泊来品,不是祖传的农作物品类,更不会成为人们的主粮。不料近期翻资料,有人记述红苕原产地为菲律宾,明代、一位姓陈的老先生移植到我国的。

我最早见到红苕是解放前,大约我五六岁的时候。那时牵着大人的手,漫步在古老的白水县城。在西十字口有一家卖红苕的小贩。一筐子洗得十分干净的红苕,不大,色红中带紫。一旁是泥坯小火炉、小风箱。火炉上几根小竹笼,放满洗净的红苕。风箱不大,火焰很旺。风箱一拉,火冒几尺,一时红苕蒸熟了。往上再洒几滴清油,看着油香油香的。主人用小碟子放上几根,有的还蘸些蜂糖,人们十分稀罕地争相购买一两碟,自己品尝或招待亲朋。对亲朋,这就是不错的招待品了。味道真香,这更是孩子最喜欢吃的。如果走亲戚,便用香帕裹几根,珍贵地像现在提一箱牛奶,几斤水果一样。在孩子印象里,红苕太娇贵,吃不起,吃不够。

那时,家乡的农民,没有人肯栽红苕。都认为红苕不是正经庄稼。倒是生活在小河边、山沟沟的农民,在边角小块地中栽上几窝,供家人尝鲜,或挑到街头出售。但从大跃进之后,尤其进入三年困难时期,红苕便开始大量栽种,逐渐变成农业社的“正经庄稼”,成了社员的主要口粮。学生上学当馍背,大人干活当零食,那时候连跃进渠灶上也是红苕伴包谷糁作主粮。

红苕从春季育殃,到麦收前后栽,夏季管理,那真够忙活人的。入秋即可挖食以济饥荒。但真正的出红苕,那要在秋后冬初。,这时才成熟了,产量高、面饱、好吃、耐储藏。只要一料红苕获得丰收,社员大半年的口粮便有了保证。总的讲,红苕生产还是简单,周期短,产量高,有时还不影响种麦。

为了推广红苕生产,解决人们的吃饭问题,党和政府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培育推广了优良品种,培养栽培管理的技术人才。尤其听说伟大领袖曾讲过:“红苕好吃,我很爱吃”,更激发了大家种红苕,吃红苕的兴趣。红苕生产,遍地开花。

大规模的栽种红苕之后,红苕品种不断推陈出新,不断被优化。从单一的棒棒苕发展成多种形状,多种颜色。先后新育出不下十种。有白色、有红色、有粉红色和紫红色,还有黄红色,但都朝着越来越大的方向发展。从一个几两一二斤,发展到了一种叫农大红的红黄新品种,是红苕中的巨无霸。一个多达十几斤,有个别的还达到二十多斤。一个红苕可供一家吃几顿。有人不用栽殃,而把小红苕埋在地里,这样结的苕大。有谚语:“红苕下蛋,高产过万”。那时社员对红苕抓的很紧。那时,生产队集体出过红苕后,地下还有刨不尽的小红苕,于是社员男女老少,便在出过红苕的地里重新再翻,再找,再拾。把整个红苕地能翻几遍。在口粮短缺时,连红苕的根蔓都拿回去吃掉。

随着红苕的发展,面积越来越大,产量越来越高,一口人能分到几百斤,乃至一千多斤。这便向人们提出了如何吃,如何藏的一系列问题。

不得不佩服社员们的生存能力和创造性。就说这吃红苕,都有了许多新的创造,能生吃,能熟吃,能蒸上吃,熬上吃,烧上吃,烤上吃,更能拌在米汤、包谷糁之中当粥喝,能油炸吃,能做甜饭。但要长期的食用,还有一个如何存放的问题,以便持久保鲜,不霉不烂。于是人们便在存放红苕上想了很多办法。有的人家利用很深的土窑洞存放,取其阴凉。大多数人家,还是用窖存。几乎家家都打了很深的红苕窖。窖下是红苕窑。这个红苕窖,都在自家院内,一丈多深,挖有脚窝,能方便上下取用。红苕太娇嫩,像小孩一样,怕热怕冷,热了易坏,冻了更坏的快。不好吃,不能吃。放在窖里,不受冻,又防热。实际上,防冻容易,防热却不那么好办。于是人们就想办法,在窖里放水桶,盛凉水,或把中间打深一点,经常倒进新水,用水来调控温度。有的人家还设法使窖内空气流通好一些。经过人们不断试验,不断探索,大部分人家都掌握了红苕的存放保鲜技术。可使红苕从秋冬直放到次年春夏,这就保证社员的口粮。但还有一个问题,这就是红苕分的太多体积太大,而窖藏的空间有限。再则,这么多的红苕靠传统吃法,谁都会厌食。于是人们又给红苕想出路,想做法。这就是将红苕打成粉碴,压出淀粉,可以挂成粉条,打成凉粉,余下的碴,可以蒸麦饭,还可以将最后的余碴喂猪。二是切成红苕片,晒成红苕干。

晒红苕干是社员用红苕的一大创造。红苕干,可以和粮食晒干一样,长期存放,不怕热冷。为红苕的深加工和广泛应用开拓了很广阔的前景,开创红苕广泛应用的市场。红苕干可以磨成红苕面,蒸成红苕馍,压成红苕饸饹。红苕干还可以顶公购粮任务,还可以当饲料用。所以,红苕出了之后,切红苕片、晒红苕干,就成社员家家的主要家务。要选晒的地方,晒的好日子。如逢阴雨天,还要拾到避雨干燥处,天晴了再晒出去,红苕片晒干必须要好天气,晒好多天,所以十分辛苦。

有了红苕干,红苕就正式进入到了杂粮序列,成了社员常年的口粮了。也为红苕的大量生产发展,广泛使用创出了新路子,缓解社员的饥饿。对帮助社员度过灾荒,帮助国家经济恢复,都起到难以估量的作用。这种作用一直发挥到改革开放,发挥到人民公社解体。口粮田分到户,为农村几代都留下了十分难忘的印象。然而红苕、红苕干,毕竟与小麦、大麦和各种农作物有着本质的差别,不在一个档次。无论经济价值和营养价值,都无法可比。红苕吃的多了,伤胃,难消化,口感自然也差。只要有粮食,谁也不喜欢把红苕当家常饭。所以在改革开放之后,在粮食几料丰收之后,社员普遍获得温饱。农民获得土地经营自主权之后,红苕逐渐退出了主食餐桌,退出了耕地。甚至红苕市场也逐渐萎缩了。现在到农村,要见红苕却很难。即便街面上有,也是很少,体积小,似乎又回到我们儿时见到的一样。然而吃红苕的历史事实却是永存的,也是过来人永远难以忘怀的。

作者简介:王孝文,字教,斋号吟雪,陕西省渭南市白水县人。陕西楹联学会会员,陕西作家协会会员,陕西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省诗词学会会员,仓颉书画研究院副院长。已出专集《应酬集》《王孝文对联集》《字圣仓颉》《仓颉故事》《新吊祭文集》《对联新编》诗集《风尘吟》等。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3219087951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ljqsb.cn/64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