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级陪酒员证书(国家级陪酒员寿命)

夜晚隐秘昏暗的包间中,有着这样一群男男女女,他们神情迷离时而亢奋时而呆滞,有时的场景甚至会有些不堪入目。你很难想象,这样一群人中,有一半的人竟然专门以此为生,每天的工作就是陪伴别人吞云吐雾,来满足自己无法填补的“空虚”。而这些女性就是专门的“冰妹”,她们曾经或许年轻漂亮,可到了这一步,为了能够吸上一口几乎可以随意摆布。

今天的主角冯玲(化名)就是这样一个存在,让我们深扒她成为“冰妹”的点滴历史,看看她们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走向了如此堕落的人生。

早早辍学进入社会,冯玲的经历很常规

和很多初中就辍学的姑娘一样,冯玲在打工中迎来了自己的15岁生日。冯玲出生在“东方小巴黎”哈尔滨市巴彦县,与其他北方姑娘一样,冯玲长得漂亮人又爽快,上学的时候也是一双大眼明眸善睐的样子,这样漂亮的女孩子谁都喜欢。

国家级陪酒员证书(国家级陪酒员寿命)

或许冯玲在学校中有很多追求者,也不乏朦胧的爱情,不过这一切到了她初中毕业那年就结束了。由于成绩不好冯玲没能像小伙伴们一样考上高中,或许她也有遗憾,但这小小的失落很快就被另一种激动所掩盖。由于家乡收入有限,父母决定带着冯玲一起去市里打工赚钱。

很快,一家人凭借和多年的积蓄和从亲友手里借来的钱在哈尔滨香坊区开了一家炙手可热的火锅店,也说不上不顺利,毕竟冯玲的父母和哥哥每天都是实打实的在忙。

一开始冯玲也在店里帮忙,但在父母兄长的的监督下,冯玲感觉一点自由也没有。于是她决定去其他的地方打工,父母也同意了,毕竟生意太忙也着实顾不上女儿,只要孩子能好好活着,每天吃饱饭冻不到就够了。

与冯玲父母不同的是,她的哥哥一直对她管教很严格,妹妹凡是有点不老实或者叛逆都会遭到哥哥的训斥,久而久之哥哥似乎成为了父母般的存在,而她的父母只是一个遮风挡雨的港湾,是比较重要的亲人。

国家级陪酒员证书(国家级陪酒员寿命)

打工期间的冯玲认识到了不少的朋友,因为长得漂亮,很多男孩子经常带她出去玩。时间一长便在哈尔滨积攒了自己的朋友圈子,也不再有那种是外来人的孤单了。

不久后,年少的冯玲再次厌倦了给别人干活的日子,她回到家里过起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没钱了就管父母要,反正家里的火锅店生意不错,父母哥哥又很疼爱自己。冯玲有了更多的漂亮衣服和化妆品,打扮得也越来越亮眼,几乎每天晚上都有朋友约她去唱歌蹦迪,这种日子对于冯玲来说,又新鲜又快乐。

白天睡觉吃饭,晚上出去玩乐,还不到20岁的冯玲以为人生就该这样顺利快乐。然而,没有经过生活的考验,也没有经过社会鞭打的冯玲还是遇到了自己的劫难,真正开始了自己成长的道路。

冯玲每天还是混进在酒吧迪厅中,花着父母的钱,过着每天一眼就能看得到头的日子。不过,那段时间去相熟的酒吧玩乐时却总是感觉背后有一道目光火热地盯着自己,等到回头时却只能恰好捕捉到一双躲闪的眼睛。

国家级陪酒员证书(国家级陪酒员寿命)

他叫小坤,是这家酒吧新来的男服务员,长相帅气又腼腆,冯玲能感受到小坤的喜欢,这种喜爱和她平时遇到的赤裸裸的目光完全不同。这5年间她也不是没有谈过男朋友,但像小坤这样委婉的喜欢还是第一次。冯玲没有上学,但她却觉得小坤的喜爱就应该是校园里完美的爱情。

两人很快就走到了一起,小坤和冯玲想象的一样,不只是一个单纯喜爱她外表的人,平时对冯玲十分体贴照顾。自从认识小坤后冯玲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不再流连于酒吧迪厅,和之前的“朋友们”也不再频繁地联络。

她单纯地认为只要有小坤就足够了,正因有着这样的感情,两人决定给予彼此婚姻的承诺,在结识不到半年后两人不顾家人的反对走向了婚姻的殿堂。

逃离婚姻的牢笼却又坠入另一个深渊

婚后的生活和冯玲想象中的一点都不一样,甚至可以说是一地鸡毛。婚姻和谈恋爱完全不同,虽然小坤还是一样的爱她,但她除了小坤还要接触婆家人,比如小坤的那个赌鬼加酒鬼的父亲。

婚后没多久冯玲就见识到了小坤父亲的厉害,三人一起生活冯玲每天要照顾自己这个四肢健全的公公,还要忍受老头频繁的从小两口这里索要钱。家里经常被弄得乌烟瘴气,自己公公和他的一些牌友们在家里叫嚷抽烟,大晚上也不消停。

国家级陪酒员证书(国家级陪酒员寿命)

与此同时小坤为了给足冯玲安全感也离开了之前工作的酒吧,去修车铺当学徒,每月少的可怜的收入除了要供养不上班的冯玲还要忍受父亲的“勒索”,一家三口生活的十分艰难。

尤其是对于冯玲来说,过惯了大把花钱的自由日子,每天面对这样的家庭她都十分痛苦,一方面她不满于小坤强势不着调的父亲,一方面又沉溺于小坤的温柔和体贴,这让她感觉很矛盾,想离婚又舍不得小坤。

不过生活还是为冯玲做了决定,她怀孕了,小坤和父亲知道后都很高兴,然而也仅是高兴,小坤的父亲还是老样子,家里一团糟,只知道在儿子身上吸血。小坤现在的压力更大,工作更忙,整个怀孕期间冯玲的生活依旧是一团糟,有时候想吃点什么有营养的东西都要回娘家才能实现。

这10个月的日子也让冯玲彻底想清楚,她决定结束这段冲动之下的婚姻,在生下女儿不久后,冯玲忍痛向小坤提出了离婚。在小坤的要求下,冯玲将女儿留在了那个满是痛苦回忆的家里,带着自己少得可怜的物品再次奔向了自由。

在之后的几年里冯玲只见过一次女儿,那时候小坤已经去外省打工了,女儿交给了他的姐姐看管,为了让孩子有更好生活,孩子一直都以为姑姑是她的妈妈。

国家级陪酒员证书(国家级陪酒员寿命)

这一刻冯玲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婚姻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了,女儿也不再成为她的牵挂和羁绊。或许这样更好,孩子能在一个正常的家庭生活,有“父母”的疼爱,总比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要幸福得多。

冯玲有些累了,也有些想家,她回到了父母的火锅店,一切都跟之前一样,店里依旧是熙熙攘攘忙忙碌碌。不同的是,20出头的冯玲心态早就发生了变化,如果说这段失败的婚姻带给了她什么好处,或许是更理解父母,更珍惜自己的衍生家庭

回归后的冯玲不再向父母伸手要钱,终于踏踏实实工作,或许不算体面,但至少让人觉得充实,生活也更有奔头有底气。然而命运似乎还没有和冯玲和解,再次和她开起了玩笑,工作期间她又结识了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将彻底把冯玲拉入地狱。

“毒品让我彻底堕落”

刚从戒毒所走出来的冯玲自己用手遮了个凉棚,周围都是刺眼的阳光,这种浓烈的阳光让她很不适应。这一年的冯玲31岁,刚刚从戒毒所走出来的她一身尽显苍老和疲惫,不管是精神面貌还是身体形象都像个行将就木的老妪,散发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腐朽。

国家级陪酒员证书(国家级陪酒员寿命)

冯玲踏上回家的列车,想起了远方的父母也想起了自己不堪回首的7年。当年她刚刚和小坤离婚,回到家里住了段时间便开始外出打工。期间结识了一个男人,两人很快确定了关系,与小坤的沉稳腼腆不同,这个男人身上的狂热和邪气虽然不至于让经历太多的冯玲着迷,却足够成为在一起的理由。

两人在网上认识,见面后很快确定了关系,冯玲知道男友身上似乎有秘密,但她并没有好奇心去探知,不过很快男友就为她解开了疑惑。

两人在一起不久后的某天,男人给冯玲打电话,希望她晚上来找他,冯玲以为就是和往常一样的约会,没想到到男友家里后,男人牵着冯玲的手神神秘秘的向她说出了自己的秘密。

“这东西会让你快乐,会让你很爽,没有别人说的那么吓人,也不会上瘾。相信我,你会喜欢的,我不会骗你的”男人蛊惑着冯玲。

是毒品,冯玲恍然大悟,男友的蛊惑她本可以拒绝,但她没有也不想。

于是她伸出了自己的手,在男友的指导下狠狠地吸了一口。也就是几秒钟后,冯玲感觉自己飘了起来,她有些兴奋还有些快乐,但更多的是一种解脱,是一种超脱了世俗的解脱。什么感情,什么前夫孩子,什么昏暗的房子,这一切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纯粹的喜悦。

国家级陪酒员证书(国家级陪酒员寿命)

冯玲后来也想过自己罪恶的第一次,现在看来满是释然和不屑。20多岁的年龄即便经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又如何,只是生活不富足,和自己想象中的理想生活不一样罢了,哪里就到了对生活对感情失望,对现实生活厌倦的地步。不过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罢了,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会推开男友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

然而生活没有后悔药的,染上毒瘾的日子却和其他的瘾君子一样千篇一律。冯玲和男友都不算衣食无忧的有钱人,为了能够满足自己和男友毒品的需求,冯玲在药头的介绍下去了一家足道馆工作,表面上是给客人做足疗,实际上当起了“冰妹”

“我在足道馆做冰妹的日子”

在吸毒者的眼中,除了吸毒和贩毒还在中间存在着一个灰色的边缘地带,一些长相艳丽的女孩子每天不工作随时等待电话的召唤,便可以兴冲冲的出门,就是为一些男性提供陪伴吸毒的服务。

她们的工作并不单纯,一边引诱未接触毒品的男性试探吸毒,将这些人发展成客户后,再将毒品再贩卖给男性,陪着他们一起吸,可以省下自己吸毒的费用,还能赚到比打工多很多的钱,当然有时候为了达成目的也可以为这些吸毒者提供特殊的服务。

国家级陪酒员证书(国家级陪酒员寿命)

冯玲很快就沉浸在这种不劳而获的喜悦中,她甚至觉得有些沾沾自喜,吸毒不要钱了,甚至还能赚到不少。这些钱是她打工时不敢想象的数字,可以随意地买衣服买自己喜欢的东西,这就足够了,剩下的都不重要。

即便男朋友因为自己做了“冰妹”要分手,她丝毫都不在乎,男人是什么,不用供养臭男人的钱都可以自己花了,这不是更快乐?

随着做“冰妹”的时间越来越长,冯玲很快就积攒了自己的固定客户群,也有了较为固定的收入,作为“前辈”她也不再需要足疗师的身份作掩护,每天只需要在租住的房间内等待客户的电话。

“没钱了就出去,毒瘾犯了也出去”后来的冯玲是这样向记者解答自己当“冰妹”时候的日子。“钱够花的时候就找理由拒绝,没钱了也会主动打电话”

“冰妹”的生活不单纯,除了售卖毒品,她还卖另外一种东西,“就是卖淫”。冯玲很坦然地揭开了这个隐晦行业的秘密,“或者也可以说是配套服务”

人一旦沾染了上了毒瘾,很多时候就没有底线了,从你吸毒的那一刻起就成为了毒瘾的奴隶。冯玲对于这种空手套白狼轻松赚钱的日子也有后悔羞愧,可往往在下一次吞云吐雾后就放下了仅有的自尊和忏悔,然而“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国家级陪酒员证书(国家级陪酒员寿命)

在冯玲吸毒的第7年,终于迎来了自己“冰妹”生涯的末日。

某次因为老顾客打电话要求她上门,在出租车上接电话时候放松了警惕,被热心地“朝阳群众”司机听出了不对劲,直接报了警。很快,包括冯玲在内的一众瘾君子就被警察找上了门。随后,冯玲被送进了戒毒所,在这里过了整整两年才彻底戒掉了毒瘾,期间她没敢联系父母,只是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哥哥,面对哥哥的痛心疾首,冯玲终于悔悟了。

重新回归正常生活的冯玲还是决定回到父母身边,她心里知道不论如何父母是爱她的,她也爱自己的父母。这是自己的第二次回归,或许以后都不会离开了,她打算陪在父母身边,还是会工作,但不会离开太远。

这一年的冯玲31岁,她的人生或许才刚刚开始。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3219087951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ljqsb.cn/62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