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2的纸有多大(a2的纸多长)

a2的纸有多大(a2的纸多长)

东汉蔡伦造纸以来,中国的书写材料文化发生了巨大转变。在没有纸以前,最开始人们以木片、简牍作为比较通用的书写记录材料。还有更为金贵的金玉器皿,那都是有钱人在特定场合使用的材料。汉以前,先秦时期以木简竹简为工具,然而过于笨重,因而古人的书写惜墨如金,往往一个字指代现代汉语白话的几句话。还有一些质软的诸如麻布布片,兽皮等作为材料用来书写

纸的发明,体现着科技的进步,彻底引领了中国书写材料的变革,由笨重变为轻盈,由价高变为价平。从而有利的促进文字的发展,文字的发展带来的是知识与文化的进步,因而中华文化几千年来从未断流。中国纸叫宣纸,唐以前,纸张的规格多以方形大张为主,看着像是今天的A2纸张大小。人们书写从右上,竖行书写直至左下,纸张算是书写完毕。大的纸张也更利于作画,中国画的发展,与文字一样,伴随着书写工具的不断演化,而愈加精进。

古人作画多是画轴形式,画轴形式的出现以及普及,正是因为它优良的便携性,画轴利于收纳存放,平时收卷起来存放不占空间,品鉴时缓慢抻开欣赏即可。作画,选取画轴的画芯亦是有讲究的,何为画芯,画芯就是真正作画时用的书写材料。一般是用长尺寸规整的宣纸,或者更加昂贵讲究的绢帛。作画用的宣纸有生宣熟宣之分,生宣没有经过明矾处理,纸张容易浸染墨汁,适合用于创作写意画熟宣经过明矾的处理,纸张表面有韧性,墨汁不易浸染,可反复填涂,因此用来作工笔画就非常合适。

绢帛均是丝织品,好的品相的丝织品,针线排列密集,墨汁涂上后,也会不易浸染,比熟宣的品相有过之无不及,一般都是有钱人家,或者皇家画院才会用的高端材料。中国传世名画多是绢本卷画,因作画之人的技艺高超,要么是为皇家作画,要么是富贾资助,因此材料自是用的上品。但绢帛因为是丝织品,属于有机质,经年不易保存易氧化,颜色变暗变黄,这是难以避免的。宣纸相对于有机质丝织品来说,稍微好一点,时间一久,冷热干湿环境也会对宣纸画造成伤害。总体来说,中国画的保存是要远远难于西方画板油画的。

a2的纸有多大(a2的纸多长)

清明上河图》,中国十大名画之一,作者是北宋末年张择端,规格为长卷画轴绢本画,现藏于故宫博物院,为国宝级珍贵文物,永久不得出境展出。

宋徽宗喜好画画,除了自己画的不错之外,还喜欢搜罗天下名士,为自己、为翰林画院作画。宋徽宗好大喜功,认为大宋的大好河山需要有人能够记录下来,彰显万世功德,命王希孟创作过名画《千里江山图》。

宣和年间,某天夜晚宋徽宗梦中游历于汴梁的市井之间,眼见着繁华的街景,他甚是欣慰。醒来后即命蔡京在都城汴京寻访名士,替自己将汴京的繁花面貌画下来。蔡京经过一番寻找,终于找到一位房屋建筑画坊的画工,名叫张择端。蔡京询问张择端能否画出汴京的繁华风貌,张择端回答能画出,于是带往翰林画院,着手开始汴京风貌图的创作,这就是清明上河图。

《清明上河图》创作完成,宋徽宗观后惊叹画面之精良,对画作赞赏有加非常高兴。但高兴归高兴,由于张择端初入翰林,只是个眼不见经传的无名之人,没有让张择端在画卷之上提下名字。反倒是大笔一挥,用他的瘦金体给画提拔,落款盖上自己的双龙小印,将其收藏于国库之中,视为国家的珍宝。

后北宋灭亡,《清明上河图》落入金人张著之手,开始了颠沛流离的旅程。

元朝统一战争时期,《清明上河图》被盗,流落民间,开始出现摹本。

明朝嘉靖年间,奸相严嵩柄国,其子严世蕃仗势横行乡里,他们得知《清明上河图》是无上神品,便派人四处搜寻。几经易手,此时画作在一位名叫王振斋的年轻书画爱好者手中,他也十分擅长绘画,严世蕃派人来取,情急之下王振斋亲自制作有一卷摹本。但结果是真品还是落入严世蕃手中,而他所作的摹本,亦流传于世。

明嘉靖四十年,严嵩父子失势,严家被抄家时《清明上河图》再次收入皇宫。万历年间被东厂厂督冯保窃得,并写有题跋。后又流落民间。

清乾隆年间,由进士陆费墀(安徽相乡人)收藏,他得图后也在上面钤印题跋。后被毕沅购得。毕沅,镇洋(今江苏太仓)人,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中进士。毕沅生平喜爱金石书画,家中收藏颇为丰富。他得图以后,与其弟毕泷(清代收藏鉴赏家)同赏,现今画上有二人印记。毕沅死后不久,湖广人民反清暴乱,清廷以毕沅任湖广总督期间“教匪初起失察贻误,滥用军费”的罪责将其灭族,家产也被抄没入宫。

《清明上河图》重新收内府,嘉庆帝将它收藏于紫禁城的迎春阁,对其珍爱有加,命人将它收录在《石渠宝笈三编》一书内。此后,《清明上河图》一直在清宫珍藏,虽然经历了1860年英法联军以及1900年八国联军两度入侵北京,洗劫宫室,但居然逃过了劫难,均未受损。

1924年11月5日,冯玉祥强行驱赶溥仪出宫,《清明上河图》连同其他珍贵书画一起,被溥仪带出了紫禁城,存放于天津租界内的张园内。1932年,溥仪在日本人扶植下,建立伪满洲国,又被带到长春,存在伪皇宫东院图书楼中。1945年8月日本投降,溥仪慌张的带着珍宝逃窜,在沈阳机场飞往日本的的飞机上,飞机起飞后被苏联红军迫降。溥仪和他的随从人员,以及随身携带的珍宝、字画被苏联红军截获。

1950年冬天,书画鉴定专家杨仁恺先生,整理解放战争后留下的文化遗产遗产时,发现了这幅珍贵的传世真迹《清明上河图》,此画被收藏进东北博物馆,后又调回北京故宫博物院珍藏。

文化大革命中,林彪集团四大干将之一的李作鹏,利用权势强行将《清明上河图》从故宫博物院“借”出,据为己有。他还伙同邱会作、吴法宪等人一起,霸占了其他一大批珍贵文物。林彪倒台后,《清明上河图》再被请回故宫博物院收藏,直至如今。

《清明上河图》因传世历程婉转,多次经由名手造赝,现金流传下来的优质赝品不下三十。有人统计,现存摹本、伪造本《清明上河图》,大陆藏有10余本,台湾藏9本,美国藏5本,法国藏4本,英国和日本各藏一本。其中,光是台北故宫博物院就藏有7本。一幅名作历经千千的衍化,衍生作品真可谓是繁花似锦了。

《清明上河图》,关于其名字的解读,自古以来就有一个公允的结论。清明上河图所描绘的是初春清明时节,北宋京都汴梁城内,老百姓过节的日常生活百态,大宋的盛世风貌图景。这个结论自古以来就是主观观点,就连宋徽宗本人在提拔诗中也有“水在上河春”一句,这就是说宋徽宗也认为画中画的是春景。

但在1981年,开封市教师孔宪易先生,他在《美术》杂志第二期上发表《清明上河图的“清明”质疑》一文中,列举了理由支持秋景说。这一说法还是基于画作内容,潜藏的隐含线索。

画卷右侧所描绘的郊区景象中,前往城中的商队中,驴子背上驮负的是木炭。这一行为是不会发生在春天的,进入夏季需要的是降暑的物资,不可能会拉运木炭。北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记载:每年农历十月,汴京始“进暖炉炭,帏前皆置酒作暖会”。这说的汴梁城秋季备木炭的习俗,因此这一景象的存在,说明所绘可能是秋季。

画面有一农家短篱内长满了像茄子一类的作物,这应是秋季的果实类产物。河岸及桥上有好几处小贩的货桌上都摆着切开的西瓜,春天还卖西瓜那只有现在才能见到,在古代的汴梁就不可能了。画中还有一处,几名孩童赤身嬉戏追逐,初春天还比较冷很难有孩童打赤膊。画面上的人物拿扇者有十多人,有扇风状,有遮阳状,常识告诉人们伏天用扇,初春时居民极少见用到扇子。

画面上酒肆多处,酒旗上写着“新酒”二字,而《东京梦华录》云:“中秋节前,诸店皆卖新酒……醉仙锦,市人争饮。”宋代每年秋天新谷收取后,要酿醪酒喜庆丰收,这时的酒才叫新酒。而清明节是在四月,距离谷子收成已过去半年,不可能再挂招牌卖新酒。面上还有一处小茶水摊,招牌上写着“口暑饮子”四字。孔宪易先生文中讲“如果‘口暑饮子’中的‘暑’字不错的话,这足以说明它的季节。”

等等这些细节,都可以细细揣摩画卷中所描绘的是一幅秋景,而非春景。画中郊外有一乘轿、骑马者带着仆从的行列。夫人坐在轿中,轿顶插满花草,官人坐于马上,中间是担着东西的轿夫。轿子后面的第一个仆人,身上担着打猎收获的两只野鸡,旁边墙上还趴着两小孩正在观望。这行人虽然有上坟扫墓的可能,猜测它是秋猎归来更恰当些。看这些人的举止尤其是前端引路的仆人,很轻快,以及后方骑马者的穿着来看不像是扫墓。而且,上坟四季皆有可能,就插花而言,春秋二季都能解释得通。

综上所述,孔宪易先生认为:今从画面种种现象来看,说是秋季倒符合实际些。笔者也认为,深究绘画的细节处后,孔先生的说法确实值得推敲,进而笔者是赞同这一说法的。

既然画中的景致是秋景,那就是与清明节无关了,那么画名中的“清明上河”如何解释呢?首先我们可以回顾下,作画的初衷是什么。是宋徽宗为了记录京城的繁华景象,而命人作画的。古代统治中何为繁华,多半是政治清明、市井繁荣、民众安乐富足等词汇,来描述繁华的意思。在定名时清明二字实有吹捧之意,用以逢迎宋徽宗的想法。

而“上河”二字,汴河也叫上河,自隋炀帝那时起就有的说法。宋朝定汴梁为都城后,是天子所在地,而汴河在整个北宋,始终都是贯穿汴梁城内外流通,因此就是皇帝的御用之河。上又指皇帝,将汴河尊称为上河,从历史和情理层面都说得通。“上河”就是意在以汴河指代汴京城。所以“清明上河图”,就是汴京汴河清明盛世景象图,并非是清明上坟时节京城与汴河风貌图的意思。

然而,画名虽意为盛世清明汴京风貌图,但画中所呈现出来的景象真的就是如此吗?并不是如此的,相反,精致的画卷中,多个场景中,都在暗喻着东京汴梁城中,已然危机四伏。这也是张择端表面吹捧逢迎之下,所埋下的深沉的思考。

我们来细看画中几处明显的场景。首先我们来看画卷的高潮部分,被称为“船桥险情”的地方。这一段人物冗杂,看着就显得有些混乱,那么它所描述的是什么样的故事呢。桥上两侧站满了人原是要相约观水赏鱼的,可桥下的大船上却发生了让人吃惊的事情。纤夫埋头拉纤,却没有人指示船工放下桅杆,导致桅杆即将撞上拱桥。

a2的纸有多大(a2的纸多长)

a2的纸有多大(a2的纸多长)

画面下方小船上的人大声呼叫,告诉纤夫们情况,纤夫们听后急忙松开绳索,船工们放下桅杆。大船前端的船夫手持长竿,奋力的顶住桥梁;侧面的额船工向水中抛着类似锚绳的锁状物,防止船真的被撞。桥上有人抛下绳索帮忙,桥上和岸上的观看者都在忧心忡忡的注视着。桥上中心道上,坐轿的文官和骑马武官,都无心关注水面上的险情,却在互不相让的争道。轿夫与马夫个仗其主,争吵不休。很真实的揭示了官员不作为的事实。

再看桥头近处,刻画出了北宋非常严重的商铺侵街现象。街道两边出现屋檐前加建雨塔,从平房延伸出来的遮阳棚和躲雨棚等辅助性建筑物,或开设买卖,或摆摊设担。交通拥挤、通道堵塞,商铺延伸到桥面上,使得桥面争道的闹剧出现。这又说明官员不作为,街道管理很糟,他们反倒只知道争道,很有意味的嘲讽。

第二处我们看京城城门两边的场景。画中城门打开,百姓随意出入城内外,墙头之上也不见一兵一卒的守卫。帝王之城,国家的首都,居然没有军队驻守城门。这在古代真的是极其危险的了,他国间谍不是随意出入帝国的心脏?这归咎于元祐年间和宣和年间,在军事上的消极政策。由于年久无兵无人驻守,城垣土墙在画中几乎快变成了土坡。

a2的纸有多大(a2的纸多长)

a2的纸有多大(a2的纸多长)

城门不远处的递铺衙门,门前坐卧着几个兵卒,还有两只公文箱,显然这是一对公差,像是在这里待命多时,竟然待的疲倦了一副慵懒状。院子里躺卧着一匹吃饱的马,一个马夫手持缰绳,却也是躺在一侧,无所事事。将这些人物连起来,可以想象到他们听命的官差本应该清早出行,快到晌午仍不见官差的踪影。可见北宋官府效率之低下。

进城门内第一家铺子,便是税务所,好家伙进城第一件事是收税。四个伙计运进城的货物堆在门口,主事的进屋向税务官缴税,门外验收官员指着麻包报出大数,引起伙计们的不满,双方争执大声喧哗。当时宋徽宗大办漕运花石纲,建造花园宫殿,导致税额激增,商人与纳税者的纠纷,说明税务繁重,官民关系已经非常紧张。

a2的纸有多大(a2的纸多长)

a2的纸有多大(a2的纸多长)

第三处我们再来说说“新酒”。还是税务所旁的铺子,紧挨着这间铺子的是一栋楼型建筑,能看到画的左侧一块牌子上写着“正店”二字。正店是政府授权酿造美酒的酒店,而刚说到的紧挨着的那间铺子,原本应该是专设的军巡捕屋(相当于消防站),画中却已经改为军酒转运站,屋内扑火用的三杆麻杆全都已经废弃,屋前八只木桶原为消防存水之用,此时已变身酒桶。

中间拉弓的一行三人据说是御林军,应是奉命前来押送军酒的,他们在临行前例行检查武器,正中一位带着护腕的汉子正在拉满弓试弦,他大概刚饮完了酒,浑身爆发出力量,显现出肌肉发达的体格:左侧一位正在系护腰,右侧一位在缠护腕。本应守卫城门的军卒却精神抖擞的显身在酒铺里。且全卷新酒、小酒、老酒等招牌多次出现,满城酒车簇簇不绝,足见朝廷的军力之弊及民间的酒患之重。

a2的纸有多大(a2的纸多长)

a2的纸有多大(a2的纸多长)

此外,卷首部分郊外图景中,乘轿骑马一行人中,最前端的马夫的行为,实际不应以轻快来描述。仔细比对其他的摹本,可以知晓最前端的因残破缺失不能辨认的物体是一匹马,一匹受惊而狂奔的马,共有三个马夫在追赶。周围的人的表现是非常惊慌的,一老人急忙招呼在路边玩耍的小孩回家,另一持杖老人慌忙闪躲,前面酒馆旁的黑驴被惊马吓得乱跳,店内的食客闻声张望。可以揣测,这位骑马者是位贪腐嗜血的大官所以人们惧怕,或者是动静太大众人恐有战事灾祸而惧怕,这是张择端在画中描绘的第一个险象伏笔。

画幅中还有反映望火楼空空如也,没有卫兵戍守的场景;反映商贾私自屯粮,官粮储备危机的场景;反映宋徽宗崇宁年间“新旧党争”的场景。这么多的构思与丰富的场景,张择端都在暗示着北宋都城的种种危机,可谓真正的“清明”京都图了。回想下,若城市、国家的政治真的清明,治理有方,漕运的大船上怎么可能会出现桅杆没降下去而面临装上桥,这种低级纰漏所引发的船只危机呢,这可是京城门外。及此,“清明”二字,更加令人细思极恐。

最后我们来探讨一下《清明上河图》的画卷幅长问题。故宫现存《清明上河图》的规格为宽24.8厘米,长528.7厘米。画面按照古人右到左的书写顺序,卷右首为前端,左首为后端。画中所画内容右首前端为郊外风景,映入眼帘的地一幅场景是运炭的驮队,旁边的树木与边缘间有留白,过渡十分自然,也便于盖印留跋。但是整幅画卷的左首后端的结尾处,画面像是在汴京城内城门不远处,戛然而止。树冠,围栏等突然截断,没有一点留白和过渡,别人留下的印也是直接盖在景物之上,这不免有些奇怪。

卷尾与卷首对比

a2的纸有多大(a2的纸多长)

a2的纸有多大(a2的纸多长)

还有据史料记载,《清明上河图》画完之后,宋徽宗赏阅之后,立即亲笔提拔,还盖上了他的双龙小印。但现在的图卷中,全然不见宋徽宗的题跋和印章。关于图卷的规格,在卷中明朝大学士李东阳的二次题拔中,有过明确的关于它的规格的记载,“图高不满尺,长二丈有奇”。这说明在明代前期,《清明上河图》横卷幅长大概有7米多的,而现在的传世版本只有5.28米。

综合这些线索,说明《清明上河图》在明代李东阳之后的流传过程中,是有被人裁割过的。被裁割的画卷左首后端部分上,是有宋徽宗的题跋和双龙小印的,很可能张择端的题名也在这一部分,并非宋徽宗不让张择端在图上留名。

关于其被裁割的部分所画内容,也有多种猜测。首先最直接的可以依据明代仇英九摹本《清明上河图》,上面所表现的是全景内容,左首后端所表现的是汴京最著名的皇家园林金明池的景象,最后画面经过渡止于汴河入京上游西水门。仇英九版本也一度被誉为权威的张择端原本的全画摹本。金明池是重要的皇家园林,在非战时还作为水战的演练场地,重要的是它是会对京城百姓开放的,在北宋,如若要说汴京的风景名胜,无人不提及金明池的。若说要表现汴京的繁华盛世景象,金明池的景致也不太好遗漏。

张择端题名流传的画作,还有一幅就是《金明池争标图》,方形画幅上画的就是金明池水战演练以及众人围观的情景。有这一幅张择端题名画流传,也得以更加丰富我们的联想,在马伯庸的小说中,就选用的是这一说法,画卷被裁割部分画的是金明池到西水门间的景象。但毕竟是小说里,为丰富故事性,使情节有更好的开展而做出的设定。

但是也有更加专业的说法,说这卷尾画金明池景象的可能性不大。因为金明池毕竟是皇家园林,张择端在画中有许多的讽刺暗示,如若直接将皇家园林再放到画中,难免容易过于显眼招惹麻烦上身。张择端后端所画内容是由城内再而转向城西郊区景象,可能更为稳妥。因此,画卷被裁割可能却有其事,毕竟画卷之中没有双龙小印的存在,至于被裁割画的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关于它的说法人云亦云,我们就只当这件传世神作的国宝,千年经历的现世看客罢了。有了他的存在,我们得以一瞥宋朝的人文景象,而不至于只能感受文字描述所带给我们的想象。好比一张旧照片,影像间直牵起回忆之中,多年前的一段往事。《清明上河图》留下的诸多秘密,需等待着一个最终的契机,剥开它神秘的面纱。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3219087951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ljqsb.cn/46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