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婚礼,你的婚礼电影

你知道「藤壶鹅肝」吗?

把鹅的胃塞满食物,丢在海边,密密麻麻的藤壶幼虫就会附满鹅的身体。

这样取出的鹅肝,又嫩又肥,是最美味的顶级食材!

我的婚礼,你的婚礼电影

1

我最遗憾的就是没能参加我姐的婚礼。

我们是双胞胎,从小就形影不离,为此还特地订制了刻着对方名字的同款星芒水晶项链,代表着永不分离。

得知她要结婚的消息时,我和导师正在偏远山区采集标本,根本就来不及赶回去。

说起来,我姐结婚这事挺突然的。

根据我妈的说法,我姐看到本地富豪给儿子公开征婚,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参加,没想到真的给富豪选中了,第二天就举办了婚礼。

婚后我问姐夫长得怎么样,帅不帅。

我姐说她也没见着本人,看照片还不错,人在国外没来得及赶回来,结婚时就她和富豪公公在,她差点以为自己是和富豪公公结婚。

后来山里信号不太好,我和我姐也就没怎么联系。

就在今天下午,我刚从山区回来,就收到我姐发来的信息,她邀请我去她的豪宅玩几天,还给我发来了定位信息。

我在山区待了几个月,正好想放松放松,很爽快地就答应了。

我姐发的定位在市郊,位置有点偏,等我到达的时候,顿时就被眼前的一幕震住了。

四层高的旧式建筑,青砖黑瓦琉璃墙,门前还有两尊看上去像是麒麟的石像,妥妥的民国花园洋房,很有怀旧的气息。

我不太确定是不是这里,就给我姐打了个电话,谁知响了半天没人接,倒是有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开门走了出来。

男人笑眯眯地看着我说:「你是许梦吧,我是你姐夫,我叫白庭轩!」

我仔细打量着白庭轩,皮肤白皙,温文儒雅,一看就是个好男人。

我真替我姐高兴,她算是嫁对人了,美中不足的是,白庭轩好像受过伤,右手露出的皮肤上满是疤痕,凹凸不平,看上去有点儿恶心。

当然了,人无完人,只要他对我姐好就行。

白庭轩笑呵呵地把我请了进去,他们家的客厅真的很大,里面的布局也相当复古,居然还有留声机这种老古董,完全看不到任何现代化的家电。

我刚扫了两眼,就感觉到我姐在东边的饭厅里,这是我们姐妹之间的心灵感应,非常灵验,小时候玩捉迷藏,我就是靠这个找到我姐藏身的地方。

我一边喊着姐,一边大步流星地走向饭厅。

饭厅的布局依然很复古,长长的饭桌上摆了十几道美食,西边坐着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她身后还站着一名照顾她的阿姨。

除此之外,并没有我姐的身影。

挺意外的,我的心灵感应居然失灵了。

我估摸着可能是我太想我姐了,所以才搞了这么一出乌龙。

还没等我开口,白庭轩从后面走了过来,笑呵呵地说:「许梦,你跑得真快,我刚想告诉你,你姐参加我们家族的礼仪训练去了,要过两天才会回来!」

白庭轩话音刚落,老奶奶突然颤巍巍地站起身,拍了一下桌子,布满皱纹的老脸恶狠狠地朝我瞪了过来,她的表情看上去有些狰狞,怪吓人的。

老奶奶情绪很激动,似乎想说什么,但她实在太老了,张了半天的嘴,连半个字都没说出来,只是一个劲地挥舞着手。

我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白庭轩,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无意中得罪了老奶奶。

白庭轩轻轻拍了我一下,示意我不要害怕,他说老奶奶是他奶奶,今年九十一岁,得了老年痴呆症,认不得人,经常会莫名其妙地发脾气。

说完,白庭轩连忙跑过去安抚老奶奶。

在他的安抚下,老奶奶的情绪稳定了不少,缓缓地坐了下来。

就在老奶奶坐下的瞬间,我却发现一件让我诧异的事!

她的脖子上,竟然戴着跟我同款的星芒水晶项链!

2

项链是我和我姐订制的,刻着对方的名字,按理说,她是绝对不可能送人的,不过也不排除老奶奶喜欢,我姐为了哄奶奶开心就送给她了。

这事,只能等我姐回来再问了。

我强忍着想要问清楚的冲动,在奶奶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饭桌上的菜挺多的,大多数都没什么新意,倒是有一道很特别的菜吸引了我的注意。

通体褐色,有点像是动物的肝脏。

白庭轩似乎是注意到了,笑呵呵地看着我说:「这道菜叫藤壶鹅肝,是我们家祖传的一道菜,外面有钱都买不到,味道极其鲜美,入口即化!」

鹅肝我吃过,这藤壶鹅肝我还是头一回听说。

白庭轩继续说:「要做这道菜,必须连续一个月给鹅的胃里灌满食物,让它的肝长得又肥又大,然后再用藤壶沾满皮肤,把体内的毒素吸食干净,这样取出的肝又肥又嫩,可以说是最顶级的食材,尝一尝吧!」

我这个人没什么爱好,就喜欢吃。

虽然我不知道藤壶是个什么玩意,但我知道鹅肝可是好东西,不仅可以补血,还能够延缓衰老,营养价值极高。

我也没客气,谁知刚夹上一块,就看到奶奶的眼神有点怪怪的,她的脸皱巴巴的,看不出任何表情,但她的眼睛却一直盯着我的胸口看。

不对,不是胸口。

我感觉她是在看我的肝脏部位,这种感觉非常难受,我甚至觉得我自己就是白庭轩口中的鹅。

我不喜欢被奶奶看的感觉,只能微微转过身子,刚准备把鹅肝塞进嘴里,奶奶突然颤巍巍地伸出右手,一巴掌拍掉我手中的鹅肝。

很明显,她不想我吃这道极品美食。

我真的挺尴尬的,夹也不是,不夹也不是,只能求助地看向白庭轩,我说:「姐夫,奶奶是不是不喜欢我,要不我还是先回去吧,等我姐回来了再过来!」

白庭轩连忙按住老奶奶的手,摇头说:「许梦,我答应你姐要好好招待你的,奶奶不是不喜欢你,她有老年痴呆症,可能是把你当成讨厌的人了,你放心,过了今晚她就不会记得你了,你要是走了,我可不好和你姐交待!」

我不想让白庭轩为难,只能点了点头,答应留下来。

不过鹅肝我是不敢再吃了,只能夹其他的菜,说来也是奇怪,只要我不吃鹅肝,奶奶倒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吃过晚餐,阿姨扶着奶奶回房间休息,白庭轩带我走上三楼,让我住东边第三个房间。

路过走廊的时候,我看到墙壁上挂着一幅有些年头的旧黑白照片。

照片里是一个年轻人,戴着厨师帽,挂着白围兜,应该是民初的人,长得还挺帅气的,跟白庭轩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

「那是我太爷爷,年纪轻轻就死了,留下太奶奶一个人把我爷爷带大,可惜我爷爷也命不长,奶奶又独自一人把我爸养大,这么多年了,奶奶为我们白家付出了太多,都没有改嫁过,现在得了老年痴呆症,是我没有照顾好她老人家!」

白庭轩真情流露,眼角都湿润起来。

不可否认,白庭轩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我姐能嫁给这样的人,我也是放心了,趁着白庭轩擦拭眼角,我又多看了几眼照片。

只是这一看,却是心中猛地一惊。

照片的右下角有个落款,写着白庭轩,拍摄于 1931 年。

白庭轩的太爷爷,居然也叫白庭轩!

3

我被带到了三楼最东边的房间。

白庭轩说这里以前是太爷爷的房间,空了很多年了,让我安心住下来,稍后他会让刘阿姨给我送一套新的被褥过来。

我问我姐大概什么时候回来,白庭轩说礼仪培训是封闭式的,估计还有三天就结束了,让我尽量不要打扰我姐,以免影响她学习。

说完,白庭轩轻轻地带上房门离开。

我环顾四周,仔细地打量起房间。

房间里的布局依然很复古,没有空调,没有彩电,就连床都是民国样式的红木大床,不过最惹人注目的,还是北边墙上挂的一幅大型油画。

油画的背景正是这座花园洋房,两个年轻人手拉着手站在门前的石麒麟旁,脸上洋溢着幸福甜蜜的笑容。

男生一脸英气和白庭轩非常相似,我估摸着应该就是走廊过道照片里的男子,女生扎着辫子,穿着民国样式的学生服,应该是他的恋人吧。

看着眼前的油画,我心中不免有些疑惑,两人长得相似就算了,或许是基因强大,但是祖孙都叫同一个名字,这也太奇怪了。

尤其是白庭轩的奶奶,给我的感觉很不好,我甚至怀疑是不是我姐得罪她了,而我又和我姐长得一样,所以她才会那么讨厌我。

我还在欣赏着油画,门外传来清脆的敲门声。

刘阿姨抱着崭新的被褥进来,轻车熟路地给我换了起来。

趁着这个机会,我问她说:「刘阿姨,你在这里很久了吧?」

「许小姐,不瞒你说,我也就比你早来了三天!」

只比我早三天?

我愣了一下,继续说:「刘阿姨,那你见过我姐没有?」

「我没有见到你姐姐本人,但是我打扫白先生房间的时候,倒是见过你姐姐的结婚照,你们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她看上去比你文静一些!」

这话我承认,我和我姐的性格从小就相反,她是那种安安静静的小女生性格,而我从小就大大咧咧的,像个男生一样。

刘阿姨,家里除了我姐夫和奶奶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人了。」

「没了,就白先生和老太太,许小姐,老太太这几天一直挺和善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对你的敌意那么重,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她真的有老年痴呆症!」

我当然不会往心里去,只是觉得有些怪怪的。

刘阿姨收拾完就走了,我一个人躺在床头,越发地想念我姐。

吃饭的时候我有给她发过信息,直到现在也没有回复,也不知道她究竟在培训些什么东西,居然忙得都没时间回我。

我又试着发了两条信息,依然没有回复。

虽然白庭轩让我不要打扰我姐,但我还是忍不住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伴随着悦耳的铃声响起,我整个人却突然不好了。

没有人接听电话,但我却清晰地听到门外传来一阵熟悉的旋律。

是我姐的手机铃声!

4

白庭轩说我姐培训去了,她的手机怎么会出现在门外。

我眉头紧锁,缓缓地朝着大门走去。

越是靠近大门,手机铃声就越清晰。

没有任何犹豫,我猛地打开房门,只是看了一眼,顿时头皮一阵发麻。

门外站着的,竟然是白庭轩的奶奶。

奶奶弓着身子,满是皱纹的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一双眼睛依然死死地盯着我的身子,仿佛要把我生吞活剥一般。

而我姐的手机铃声,正是从她的口袋里传出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我姐的手机怎么会在奶奶身上。

我连忙挂断电话,小心翼翼地指着口袋说:「奶奶,我能不能拿一下手机,那是我姐的!」

奶奶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任何反应,仿佛木头人一样呆立着。

我深呼一口气,试着把手伸进口袋,很快就把手机摸了出来。

粉丝的手机壳,的确是我姐的手机。

就在这时,奶奶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枯瘦的双手虽然颤颤巍巍的,但是抓得很紧,她的嘴巴更是一开一合,似乎想要说什么,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来。

「奶奶,你怎么又乱跑了!」

就在这时,白庭轩的声音突然从楼上传了下来。

他穿着深蓝色的睡衣,脸上满是关切的神情。

说来也是奇怪,白庭轩一下来,奶奶的手就不抖了,一下子就松了开来,整个人又回到刚才呆立的模样,看不出任何表情。

「许梦,刚才我好像听到手机铃声,是不是奶奶又把小茹的手机拿出来了,她去培训前交给我保管的,没想到总是被奶奶翻出来。」

我没有否认,主动把手机拿了出来。

白庭轩只是看了一眼,笑着说:「还是交给你保管吧,省得奶奶又拿出来玩,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我先送奶奶回房间,刘阿姨也真是的,连个老太太都看不住!」

很快,白庭轩扶着奶奶下楼。

我回到房间,看着手中的手机,脑海里回想的却是刚才的画面。

奶奶的反应很奇怪,她似乎想要说什么,但看到白庭轩之后又停了下来,这似乎不太像是老年痴呆症患者的表现。

我闭上眼睛,又仔细地回想了一下。

片刻之后,我猛地睁开眼睛,心中生出一股恶寒,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好像知道奶奶在说什么了,她说的好像是:「跑!」

5

一整个晚上我都没有睡好,脑子里一直想着今天发生的事。

我有一种感觉,奶奶似乎很怕白庭轩,甚至不惜装成老年痴呆症的模样。

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家,为什么会如此惧怕自己的孙子。

我不太确定奶奶是不是让我跑路,打算天亮以后找个机会,只要让我单独和奶奶相处片刻,或许就能知道她究竟在怕什么。

时间一晃就到了天亮,我还没睡多久,门外就传来刘阿姨的声音,她说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让我洗漱好就可以下楼吃了。

我嗯了一声,简单收拾了一下,这才急匆匆地下楼。

走到饭厅的时候,白庭轩和奶奶已经坐下,桌上摆着丰盛的西式餐点,但最惹人注目的,依然是那盘我昨天没有吃到的藤壶鹅肝。

白庭轩看到我,笑呵呵地说:「许梦,是不是不太习惯,我看你黑眼圈都出来了,你可得多吃点,不然你姐回来,我可不好和她交待!」

「姐夫,是有点不习惯,早餐真丰盛,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是真不打算客气,其他的餐点我没兴趣,我唯一感兴趣的就是那道藤壶鹅肝,只是闻到它散发出来的香味,全身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

我不是美食家,但我知道它一定很美味。

不过唯一的问题,恐怕还是奶奶。

我下意识看了奶奶一眼,见她并没有反应,这才试着夹了一块鹅肝。

谁知还没等我放到嘴里,奶奶又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很明显她并不想让我吃。

白庭轩看在眼里,第一时间拉住奶奶的手说:「奶奶,她叫许梦,是许茹的亲妹妹,这道菜是我特地为她准备的,食材非常珍贵,绝对不能浪费!」

奶奶张了张嘴巴,似乎想说什么,我仔细辨认了一下,没看懂,不过这一回她没有继续阻止我,而是很顺从地坐了下来。

没有了奶奶的阻拦,我自然不会错过这道美食,只是轻轻咬了一口,顿时一股极其鲜美的味道就传遍了我的味蕾。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鹅肝,真的是入口即化。

一块,两块,没一会工夫,盘子里的藤壶鹅肝全都被我吃得精光。

「姐夫,真的太好吃了,你要是去外面开店,肯定生意火爆!」

白庭轩笑眯眯地看着我说:「你喜欢就好,有机会的话,我可以亲自教你怎么做,许梦,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麻烦你帮着刘阿姨一起照顾奶奶!」

白庭轩要出门,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我连忙点头,表示我会照顾好奶奶。

很快,白庭轩换过一身西服,急匆匆地离开洋房。

他前脚刚走,我就从刘阿姨手里接过奶奶,一路把她推到一楼客厅的位置。

我半跪在奶奶的轮椅前,小声说:「奶奶,昨晚你来找我,是不是想让我跑?」

奶奶没有任何反应,而是看了看窗外。

我明白她的意思,她是想确认白庭轩到底有没有走。

我特地走到窗前看了一眼,白庭轩的车刚刚开到大路上,毫无疑问,他的确是出去办事了,短时间应该回不来。

我再次回到奶奶身前,我说:「奶奶,姐夫走了,我知道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如果我说得对,你点头就可以了!」

片刻之后,奶奶微微点下头。

「奶奶,你并不是讨厌我,你对我那么凶,其实是想让我离开这里?」

奶奶点了下头。

「我姐的项链,是不是她给你的?」

奶奶摇了摇头。

我就知道,我姐根本不可能把项链给任何人。

既然项链不是我姐给的,那只有一种可能。

我说:「奶奶,项链是不是白庭轩给你的!」

奶奶再次点了点头。

看到奶奶点头,我心中顿时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我姐,是不是出事了?」

6

我挺意外的。

我原本以为奶奶会点头,但她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嘴巴一开一合,似乎一直在重复昨天晚上的话。

「跑!」

不对,肯定有问题。

事情没有弄清楚前,我是绝对不会离开这里的。

我说:「奶奶,你别害怕,我可以保护你的,是不是白庭轩不让你说,他在威胁你?」

从奶奶的举动来看,我觉得她肯定是受到威胁,毕竟她这么大年纪了,还要靠白庭轩照顾,所以通常都不敢违背他的意思。

事实证明,我又猜错了。

奶奶居然摇头了。

我真的要疯了,这到底怎么回事,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

我抓了抓头皮,一时半会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就在这时,刘阿姨突然神色匆匆地跑过来,一看到我就说:「许小姐,地下室好像有人!」

「什么地下室?」我问道。

「我刚才在拖地,路过地下室大门的时候,好像听到很奇怪的声音,我不确定是不是有人,隔一会就会响一下,要不你过来听一下!」

我点了点头,刚准备过去,奶奶却突然拉住我。

她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摇着头,似乎并不希望我过去。

我知道奶奶并没有老年痴呆,很多时候她只是不想说,又或者不能说,不过她既然不想我去,反而说明地下室里确实有什么东西。

我没有理会奶奶,跟着刘阿姨去了地下室。

地下室就在一楼的北边,大门上着一把旧式的大铁锁。

我问刘阿姨有没有钥匙,她摇了摇头,说白庭轩吩咐过,地下室不用她管。

我嗯了一声,把头凑到墙边,仔细地听了起来。

果然和她说的一样,地下室传来阵阵「呜呜」的声音。

不太像是人的声音,但也不太像动物的声音,总之听起来有些凄惨,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不自觉地蹿了出来。

想要进去,只能打开铁锁。

我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这种锁并不难开,只要找个开锁师傅就能搞定。

我拿起手机,想要搜搜附近有没有开锁师傅。

谁知我还没查到靠谱的信息,一只大手突然从背后伸了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机。

我猛地转过身,顿时惊出一身冷汗,站在我身后的居然是白庭轩。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悄无声息,我和刘阿姨都没有发现。

「许梦,你在查什么呢?」

7

我吓了一跳,第一时间把手机收了回来。

虽然白庭轩看上去依然很和气,但是他的语气明显和之前不太一样。

刘阿姨很快反应过来,她说:「白先生,不关许小姐的事,是我听到地下室里有奇怪的声音,所以喊许小姐过来听一下的。」

「刘阿姨,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地下室不用管,你去照顾奶奶吧,我和许梦说几句话。」

刘阿姨道了一声歉,迅速离开,只剩下我和白庭轩两人。

我想了想,看着白庭轩说:「姐夫,我也听到了,地下室里确实有奇怪的声音。」

白庭轩微笑着说:「许梦,你听错了,地下室里怎么可能有人,实话告诉你吧,下面是我制作藤壶鹅肝的厨房,那是我们家的不传之秘,别说是你,就连你姐都不能进去。」

我说:「姐夫,这么说,地下室里关着的是鹅?」

白庭轩嗯了一声,凑到我耳旁说:「自然是鹅,给你一个忠告,有些时候好奇心不要太重,不该知道的,就不要多问。」

白庭轩很快就走了,但我却久久不能释怀。

地下室里真的是鹅吗?

本文来自知乎

《同款水晶项链》已完结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3219087951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ljqsb.cn/255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