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坛孤侠——长篇自传体小说连载(上部,第1章)_血丝

原创作品,抄袭必维权到底】

作者简介:邵君礼,初中文化,广西贺州人,70后瑶族作家,从事过报纸记者、杂志编辑、自由撰稿人、企业高管等工作。2005年加入广西作家协会,2022年9月5日公开宣布退出广西作家协会。在《广西文学》等刊发表小说数十篇,一生崇尚自由写作,不愿与虚伪的文坛人士为伍。

文坛孤侠——长篇自传体小说连载(上部,第1章)_血丝

【上部】第一章:血丝

邵大岭一夜未眠,躺在石壁下的沟床上,低泣,抹眼泪,毕竟只是个18岁的小青年,受到莫大的伤害,不跳崖算是坚强了。夜的苍穹露出诡异的表情,向邵大岭嘲笑般地直扑下来。压迫,惊惧,孤独。

就在白天,邵大岭请人帮拉一车杂木到镇上卖,途中,被镇里林管部门拦截,二话不说,全部没收。邵大岭低声恳求:“这是我在自留山上砍的杂木,能不能不要没收?”

他们凶巴巴地说:“乱砍乱伐,没收是轻的了,你再啰嗦就要罚款!”

邵大岭试图以理据争:“我自家山上的杂木,凭什么没收?你们收了去还不是拿去卖了,换了钱你们就平分,以为我不知道吗?”

刚说完,一只手直逼过来掐住邵大岭的脖子:“想要造反啊?”

邵大岭使劲挣扎,想扳开对方的手,也许是拉到对方的手指产生了疼痛,对方才不得已松开手。正在这时,一个站在邵大岭身后的人朝邵大岭的后腿部重重地踢了一脚,邵大岭“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膝盖磕在碎石上,一阵剧痛“嗖”地钻上心头,他直冒冷汗,眼泪止不住溢出来。他低着头,不想让人看到他的眼泪,双唇紧闭,胸中热火在燃烧。

邵大岭就一直跪着,一动不动。邵大岭听到帮拉木头的拖拉机车主大叔不停地跟林管部门的人说好话,紧接着大叔把他扶起来:“回去吧,木头我们不要了。”

大叔开着空车往山里爬,邵大岭坐在车上,双目无神,紧闭着的双唇一直没有松开。到了一处山沟,他跳下车,对大叔说:“叔,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走着回,欠你的车费,等我找有钱再给你。”

遇到这种情况,大叔也非常难过,想帮又帮不上忙,他长长地叹息道:“木头都被没收了,还说什么车费,车费就不用你给了,那我先回去,你别搞太晚了。”

夜色渐渐暗下来。邵大岭爬上一丈高的石壁上,上面刚好有片石床。坐下来后,卷起裤脚,看到膝盖黑红一片,原来是已渐渐凝结的血块。直到这时,邵大岭才仰天长哭。

这车木头,是邵大岭花去半个月时间砍下来又扛到路边的,为了一车木头不知道流了多少汗水,却被没收了。前不久,父亲上山干活时不小心被斧头砍伤了脚,伤筋动骨100天,父亲卧在床上,米缸已见底,邵大岭就去砍杂木,希望能换些钱补贴家用。然而钱没挣到,人却被揍了一顿,回去该怎么跟家人说?去哪里挣买米的钱?

邵大岭忧心忡忡地在石床上躺了一宿。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为家里的生计出过力,如今长大了想撑起一个家,却出师不利,被打了还不能还手,无尽悲哀袭上心头。

天亮后,邵大岭想洗一把脸,凑近清澈的山沟水,却发现自己的双眼竟布满血丝,挺吓人的。以前他见过斗牛,牛被逼急了也是满眼血丝,牛知道反击,但他没有胆量反击。就让这血丝再疯狂一会儿吧!

这是1990年的仲夏。18岁的邵大岭第一次领略到受辱的滋味。

回到家后,父母一个劲地宽慰邵大岭。原来,拖拉机车主大叔早就把情况告知他们了。父母越是宽慰邵大岭,邵大岭就越难过,他多么希望父母骂他一顿,但作为父母,又怎么会责怪受伤的孩子呢?

在父母面前,邵大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好躲进房间里。找出一张纸,在上面写道:我一定要活出尊严!

这简短的一句话,也许是邵大岭走上写作之路的开端吧。不过当时他并没有意识到,在自己的身上会蕴藏着无数的文学细胞;更不会想到,多年后,他会撩起方洲市文坛的诡秘风云。

【未完,待续】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3219087951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ljqsb.cn/247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