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梦蝶典故(庄周梦蝶的故事寓意)

清风之处没有我

我可能不会再等你

习木青艾雨寒、林秋白

你要是不提,我不去回忆。

时光依然,回忆却早已枉然。有的人在回忆里,不停的徘徊,想要靠近,却总觉得那是一种恐惧,恐惧属于彼此的未来都失了真。想要离去,心里却不舍。情感早已中断,回忆却依然回得去,像极了夜上海从楼阁里的留声机里发出的声音,低沉而冗长。

太多的过错总比不上错过,没有正好停在转角处的爱,或许有的过错多年后便成了错过的遗憾,在有的爱里,艾雨寒曾说过“对于爱一方面她并非害怕过错,她能忍能包容所有的过错,她最害怕的就是错过”总的一句“在爱的路上最大的过错就是错过”也就是多年以后习木青所明白的“当我爱上你时,你已不在身旁”。

1

艾雨寒总喜欢在完成每一本新书的编写之后,才会给新书一个恰如其当的名字,不过并不是每一本书的名字都与新书的内容相符得天衣无缝,刚完成了新书,她决然的在书名处打上“错过”二字,她知道这两个字并不会吸引太多的读者,甚至可能没有出版商愿意为她出版这本书,不过她早已想好,她不在乎,此时此刻“错过”是最能表达她的心境。在电脑上敲完最后一字之后,关上电脑,走出办公楼。街道上水堆积出的镜子,反照出她疲惫却又不失安好的面孔,她不惊的往后退一步这雨不是倾盆大雨那般的咄咄逼人,也非绵绵细雨那般的缠人,她这一照,使她不经的看到她回忆最深处的东西,是青雨,是习木青与艾雨寒之间的回忆。渐渐的她的头发开始滴下雨滴,她的双眸也早已成了河流,但她却分不清是泪还是雨。一直以来她眉宇间仿佛有一朵叫忧愁的云没人知道是由何而起,在遇到习木青之后,那片云出现难得的霞光。现在的她眼带迷离,那朵云下的雨淋湿了她的一整颗心。

2

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会等。

高三的生活留给我们最多的不只是考不完的试卷,老师话语里永远透露出的就是“你们时间不多了哈”,似乎倘若不考试不努力不上大学,你的后半生就即将会去赴一场死一般的盛宴,只能躲在黑暗里,看着属于的别人成功、听着属于别人的掌声,自己将落为只会傻笑着为别人鼓掌的旁观者,还无知的比着谁的掌声最大。还有的就是我们那小小的自尊心背后的傲娇,没有谁会像刺猬一样随处扎人,更多的不过是自我小小的保护罢了。多年后会发现那时的傲娇会成为青春最美的风景,它似山间的磐石般的坚硬,可当遇到某些人时它就像蝉衣一样一吹即破。正如张爱玲所说:“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艾雨寒初见习木青是在何时何地,她早已记不清因此也并没有低落到尘埃里。艾雨寒用了一年的时间在同学中树立起学霸的形象,在她看来不过是学书罢了,在她初四那年她就明白要想让全班人都认识自己,要么就要交际能力一流要么就是长得非常好看,可她这两者什么都没沾上边,她也不想全班人都认识她,只想老师知道这个班里有她这个人的存在。又或许是家里给的压力,压得她根本喘不过气,她想拼命的逃离这个家庭,在她看来最好的方法莫过于努力的学习,她把考上大学当成逃离这个让她身心疲惫的家的唯一途径。自打上了高一,她就不停的学习,她吝啬得把吃饭的时间都尽量的压缩到最短,有时一个苹果两片饼干就可能就是她的一顿饭。她回忆到这里不经的给了自己一个冷冷的笑,她想用一句调侃的话形容那时的自己“沉迷学习,无法自拔”没有日见消瘦,本来就清瘦的她更多的就是把自己的身躯躲藏在肥大的校服里,就算她在瘦一点也断不会有人发现,因为根本就没人会发现,也不会有人想要去了解一个与自己毫无交集的人。多年以后她总会怀念那件肥大的校服,在艾雨寒看来那是她的整个青春啊,至少在那里有人曾对她说过她的衣服有一股特殊的香味,尽管她背离所有的人把自己的校服深深的嗅个遍,除了肥皂的味道和丝丝汗味恐怕就没有其他多余的味道了。沉迷学习,不愿吃饭。当时的她不解这到底是为何,自己当初尽把吃这种行为当成是一种负担。现在的她似乎明白了那么一点,就像福尔摩斯先生所说的:“我工作时不吃东西,消化会影响我思考”,也许当时的自己也是这般的想法,才会有着这样的行为。最终班里的同学都认为艾雨寒是一个爱学习的人,却从没有人问过她为何要如此学习。

有谁会真正喜欢一个人的世界?一开始艾雨寒也是这样的想,后来她渐渐地明白,其实一个人的世界有时也近乎是一种享受,也许在别人眼里一个人的身影是孤独的,但在自己的心理却是一种独特的浪漫,有时却又好像独自饮酒独自醉,醒了又得无奈的走向自己原来设计好的征程。其实艾雨寒心理一直被压抑着,从心里一直到头,心虽是没感觉,但头却似乎有一块石头始终压抑着自己的某颗神经,有时她会头疼得厉害,她知道如果在这样下去自己有一天会生病,她也曾怀疑过自己的心理是否有问题。但她都不愿向任何人提起头疼的原因,也不愿麻烦任何人,因为她的故事未必会有人听,于她来说,就算,听了又如何,不过是几句安慰的话罢了。她有时会想倘若有一天真的有一个人到她的内心去看看,一定会流泪。然而想想只是想想,她也不希望会有这样一个人出现。

学习,学习,一直到高二结束,暑假的到来,在一次意外中妈妈过世,现在回想起来她的这一个假期全部倾放于此,她感受过很晚时,依旧跪在灵柩前听着经文,她也听惯了别人嘴里带有可怜气息的话语来怜悯她。可还能怎样,生活就是如此,还得继续。高三,这是一个怎样的青春,收拾好心情,从回学校,没多少人知道她这个假期所经历过些什么,她就那样啊,尽管人来人往又与她何干。没有人会为她停留,她也自不会为谁驻脚;此时的她不经的停下脚步,抬起自己的头,想想自己开学一星期每个中午睡去都会梦到她的母亲,有时醒了不知不觉的就开始哭,她怕打扰同宿舍的人,所以自己只能把被子尽力的蒙着的头,她不想让自己的哭声进入她人的耳朵,有时一觉醒来,就仿佛周公梦蝶,她不知她的母亲是活着的还是早已不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心仿佛松了一口气,可是头却更加痛,空白,空白都是空白,就连书本上的知识都不知如何装进去。终于,她所担心的事发生了,也算是她终日所担心的,这也不辜负她两年来的担心,病痛还是如约而至了,仿佛是赴一场早就预约好的盛约,其实也并非给自己带来任何的疼痛,只是在心里上增加了一丝的愁意,不过现在的她对这件事也算是可以释怀了,不,是早已释怀。在校外长达三个月的住宿,也算是自我的一种解放吧,至少回到学校会有人说自己变得开朗了。再次回到学校,艾雨寒,把身体的锻炼,看得和学习一般重要,她每一个晚上都去学校操场跑步,想起第一次,与习木青有交集的场景,有时她总是在想如果不是那天晚上自己主动叫了习木青的名字会不会他们不会有后面的故事,会不会习木青也会成为她的路人甲或是路人乙,直到现在她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那时的自己会突然的叫出“习木青”三个字。或许有时,时间不是因其短暂被人珍视,是在那一刻恰好有一个名字的出现而被铭记。再往后的日子里艾雨寒与习木青的身影经常同一时间出现在同一地点,而支撑着艾雨寒每晚去跑步的理由不在仅仅是锻炼身体那么简单,但她自己很明白这并不代表着她对习木青有着怎样特殊的感情,她自己明白自己内心深处最想实现的是什么。她懂,她懂得压制包括情感在内的一切,就好像高二时她虽与习木青没有太多的交往,但“地痞”形象的他偶尔也会给她一些幻想的机会,但是当自己静下心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必须得全身心的学习,自己便也熄灭了这种幻想的火苗。在操场上一圈圈的奔跑,习木青与艾雨寒的交流也变得越来越多,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们的交流不在局限于夜晚操场的跑道上,白天的食堂,夜晚的楼道他们的身影随处可见。一个漆黑的影子饲养着一个孤单的灵魂,两个漆黑的影子也不过只是多了几许的骚动罢了,灵魂还是一样的孤单。或许是高三的压力顶峰时期,总想的是那一道题用哪一种解法更精确,总以为习木青和艾雨寒在一起时聊的都只是学习,可是,不是,他们互相说着各自的故事。到目前艾雨寒都觉得不可思议,她是一个喜欢把所有的心事灌醉了和着影子投放于大地的人,一片漆黑没人知晓,顶多不过只知道那只是一个影子,对,只是一个。可是那时的她,竟然可以跟他聊得很多,有时自己都觉着自己在习木青眼里是一张纸,她在上面即将书写的一切都可被习木青一眼看破,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一切包括所有的喜怒哀乐她都说给习木青听,也只想说给他一个人听。那时的她自己知道这些都并不是对习木青有着怎样不苟言说的情感,她喜欢习木青,但只是单纯本着一种欣赏的喜欢,喜欢他的为人处事的能力,欣赏他的才华。可能有的爱就是从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欢开始的,可我们往往还是不自知。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3219087951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ljqsb.cn/240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