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狼(小狼故事狼的故事)

午夜两点

大巴山脚下有个白河镇,这天上午,镇政府青年干事陈福去上班,他刚进办公室,收发员就送来他的一封信,他拆开一读,顿时吓得脸青面黑。

为啥?原来那信纸上绘着个宽宽的黑框,框内有三行用打字机打的字∶“死亡通知·姓名∶陈福,性别∶男,年龄∶33岁,死亡日期∶8月30 日午夜两点。”信封上写着∶“本镇神人”。

这就是说,今天晚上半夜两点正,陈福的死期就到了。陈福本是个胆小如鼠的人,看到这玩艺儿,怎能不把他吓得魂灵出窍。他望望怪信,思前想后,也没想出个眉目。正好今天镇上逢场,他想到集场上走走,让脑瓜儿冷静冷静。

白河镇镇虽小,却也别有洞天。集市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陈福边走边看,突然有人喊一声∶“陈哥,你买点啥?”陈福一看,是镇西的二狗,在那儿卖狗肉。他见二狗脸上露出一副猜不透的神情,心里不由一惊∶难道怪信是他寄的,他真敢对我下毒手这么一想,他背脊冒汗了,再也无心逛集市,更无情绪去上班,就急匆匆地回家去了。

陈福急着回家,是想和他妻子白玉香商量。别看陈福相貌平平,可他妻子却是镇上的一流人物。她漂亮,嘴巧,主意多,胆儿大,如今在镇政府当打字员。两年前为陈福的文采所迷,而下嫁于他。这两天她身体不爽没去上班。

陈福一进家门,就把那怪信扔给白玉香。白玉香看完信,沉思好久,才说∶“嗯,看来今晚上硬要出事!”陈福听了,虚汗又吓出来了,忙说∶“怎么办,报告公安局?”白玉香说∶“不行,没有真凭实据光凭一封玩笑信,公安局绝不会来。依我看,还是先给镇里的治安科说说,让他们保护我们。”

陈福一听,立即登上自行车,转眼就到了镇里治安科,正好石华科长和治安员老李与小王都在。陈福掏出那信,又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说“石科长,二狗的可疑很大,你们快把他抓起来吧!?”

石华摇摇头,深谋远虑地说∶“不必打草惊蛇。如果他今晚真要去你家,我一定抓住他! 好了!你先回去,我们马上就研究对策。”

陈福走后,石华他们开始分析案情。最后决定:石华去监视二狗,老李、小王晚上去陈福家。

天刚黑,老李和小王就慢慢朝陈福家走来。这阵儿,陈福就准备关门。白玉香说∶“这么早就关门,多让人笑话。”她说着递给陈福一根铁棍,自己拿了把菜刀说∶“我们闷在屋里,不如到外面转转。”陈福依了,提着铁棍紧紧跟在妻子后面出去看了看,又回到屋里。一进屋,白玉香就把厨房边的小屋锁了。接着他们又察看了厨房、堂屋和两侧的客房,寝室。

刚看完,老李和小王就来了。小两口儿便热情接待,又是装烟,又是沏茶。接下来,白玉香提议打麻将。四圈麻将,一直玩到子夜时分,才鸣锣收兵。小王点了一支烟,打了个呵欠说∶“看来,今晚不会有事了,谁这么缺德,开这种玩笑!"老李也很疲惫。他伸伸懒腰对小王说∶"石科长说,无论如何也要坚持到天亮。现在你注意屋内,把灯关掉,我到外面看看。”说着提了手枪就朝外面摸去。

陈福这住房是他父辈留下的遗产,建在土坡处。屋后十多米处就是跳水崖。跳水崖虽不高,但下面是白河。

老李蹓一圈回来,陈福两口儿见没有什么发现,更觉不好意思起来。于是白玉香又主动摆出几个冷碟,拿出一瓶大曲,让陈福陪两位夜饮。陈福本属贪杯之人,酒杯在手,就忘了天地。三人喝完酒后,白玉香又递给陈福一把钥匙,让他去里面小屋拿跳棋。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墙上的挂钟“当当”敲了两下,这两下仿佛是一颗定时炸弹,震得白玉香瞪大了眼睛! 就在这时,突然从那小屋里传来“啊——”的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这叫声把老李和小王的酒意震跑了;他俩“噌”立起向那小屋冲去。白玉香吓得瘫倒在墙脚一边,动弹不得。老李、小王冲到小屋前,门突然打开,只见陈福双手捂面,鲜血从手指缝处直往外流,飞快地窜出大门,直奔跳水崖而去。

等老李和小王提着枪冲进小屋,不见凶手,再返身追陈福时,陈福头也不回地竟跑上跳水崖,一头向白河栽了下去。等老李和小王追到崖边,全懵了。他们借着月光,隐约看到河心有个黑点随着河流朝远处漂去。

第二天,案子惊动了县公安局,激起了刑警队长文良太的浓厚兴趣。

文良太立即带了几名干警,驱车来到现场,拍照的、记录的、勘查的统统忙乎起来。这时看热闹的人已把陈福屋前屋后,坡上坡下全挤满了。白玉香衣冠不整,披头散发,哭着哭着,竟一下冲上跳水崖,挣扎着要跳河寻死,去找她的丈夫。

此刻,文良太一语不发地站在跳水崖上仔细地观察着什么,忽然问身边的老李∶“喂,昨晚陈福是不是从这儿跳的?”“是是。我要追拢时,他才跳的。文队长,需不需要打捞尸体?”“不用了。陈福根本就没跳水!”

文良太此言一出,周围的人都惊住了,几乎同时问道∶“那陈福在哪儿?”“在他家里!”“为什么?”“为什么,”他指指岸边的两株小树说,“它告诉我,跳水人不是陈福,而是凶手。可以断言∶事先,凶手就设计了逃走的路线,考察了跳水崖,砍掉了跳水时碍事的小树。待他作案后来到这里,假意投河自尽,实际是顺水潜逃。”说到这,文良太反问大家,“同志们想想,跳水人若是陈福,他被打得满脸是血,懵头转向,怎么会一出门伤就好了?就能在夜间准确地跑到跳水崖?走,到陈福家去找尸体去!”

大家来到陈福家,开了那小屋,清除堆放的杂物,立即就发现一块松,刨开松土,就露出了陈福的尸体。尸体浑身是血,颈项有深深的裂痕,前胸被刺穿,伤口奇异而长大,用手轻轻一拨伤口,则露出刀柄。这是一把杀猪刀。凶手杀了他,直接把刀子全部送进陈福的肚子里。

这时,一个治安员来报,说二狗跑了。文良太说∶“他跑不了。不过,我们还应该多想想……”多想想什么,他把话忍了。他觉得除了二狗,一定还有同案?因为二狗一个人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很难完成杀人、掘坑、埋尸、和巧扮陈福出逃的一系列活动。

文良太正想着,一个干警走来报告∶“队长,我在河边拍到一个脚印,是水绞型重庆牌胶鞋。”

经查明,脚印果然是二狗的。可是二狗失踪了。于是文良太一边派人追捕二狗,一边进入了案情分析。

再说白玉香死了丈夫,她说一个人不敢睡在家里,找了她的表姐来给她作伴。一天半夜,她二人睡得正香,突然听到一声长长的怪叫。二人惊醒抬头一看,只见窗口有个散发掩面的大脑袋,把两人差点吓了个半死。

打这之后,白玉香不敢在家里住了,就暂时搬到镇政府住了。紧接着,白玉香家闹鬼,陈福还阳显灵地传说在这小小的白河镇,越说越玄,越传越神了。过了一些日子,又传出白玉香独居怕鬼,要急着找个男人,而且要找个带枪的男人。她说枪能“镇邪”。

嗨,别看白玉香薄情无义,还真有人给她做媒,还真给她找了个带枪的。这人就是石华。

石华丧妻两年,至今未续,但石华说与白玉香完配名声不好,起初说什么也不同意。可是经不住白玉香一再托媒说合,最后还是同意了。

举行婚礼这天,石华力求一切从简,只请了些同事和朋友,吃吃糖,谈谈心。就在大伙说笑间,门外进来一个人,此人也不讲客气,给糖就吃,递烟就抽。他没带贺礼,却拖出一圈电源线,自称是电力局的。说是修修线路,查查电表。说着就干上了,过了一会儿就走了。

客人们一走,新郎新娘就上床了,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了"笃笃笃"的敲门声,石华问道∶“谁?”“我!”石华听出是老李,马上开了门。老李笑着说∶“对不起,把你们从爱的麻醉中惊醒了。”说着拿出一封信递给石华,说∶“刚到的,怕你7天婚假不上班,只好送来。”老李说完走了。

石华拆开信,陡然一惊。原来这封信里也装了一张死亡通知。且和陈福的那张制作一样。只是名字、年龄换了。而且说∶今天午夜两点,就是石华的死期。石华不由骂了一声,看看信封,上面也署着“本镇神人”。他觉得有必要报案,就骑上自行车一口气来到公安局。

文良太看了石华递上的死亡通知也吃了一惊,待他镇静下来说∶"好!我们今晚行动,沿路搜捕二狗!”

石华返回家,再没入睡,转眼,时间临近午夜两点,石华便打开手枪保险机,下得床来。这时壁钟响了。但同时有人敲门了。石华忙闪到门边问“谁?”“我”“你是谁?”“刑警队老文。哦,二狗来过没有?”

“没有没有。”石华听出是文良太,才将枪插入腰间来开门,不想门一开,一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石华,你被捕了!”“老文,这是怎么回事?”“你自己明白!”一个干警说着缴下石华的手枪。

谁知就在此时,窗外突然“通”响起一声火药枪声。石华趁机一拳打脱了文良太的手枪,掉头就跨出大门,直往跳水崖奔去,文良太追至崖边,见石华纵身跳了下去。然而他万万没料到,崖下铺了一张大网。石华不偏不歪正好落入网中。

“拉起来!”文良太一挥手,大大的绳网渐渐上升,并紧紧裹住了石华,裹住了一只狼。

也许诸位要问,文良太凭什么断定凶手就是石华?原来,文良太首先考虑的是杀人动机,他查了那小屋根本没有跳棋,再想白玉香是个漂亮且水性杨花的女人,便断定这是一个内外策应,事先挖好坑的情杀。接着,白玉香急于要与石华结婚,使文良太的判断,有了具体对象,在石、白结婚那天,文良太特地请来地区公安处的同志协助,扮着电力局工人,在白玉香的电表箱里接了窃听器,藏了录音装置。接着他学罪犯的模式,也寄给石华一份“死亡通知”。意在想听听他们收到“死亡通知”后说些什么。果然二人上当,说了心里语,接着文良太设下埋伏,又在跳水崖处布了绳网,用枪声使石华潜逃而自投罗网。

那么白玉香怎么与石华谋害陈福呢?原来,白玉香与陈福婚后才发现陈福有生理毛病,而白玉香又极风骚,就慢慢与本单位的石华勾搭上,二人为了永做夫妻,经密谋,演出8月30日晚上的那场戏来。

然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半月后,一颗正义的子弹终于击破了石华的梦。白玉香也锒铛走进班房。。。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3219087951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ljqsb.cn/23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