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皇兄,你这姬妾生的美丽,我也喜欢…(完)

白玉床上,聂双双抬手揉了揉眉心,时候已经不早了,聂双双随意披上一件红纱,开始对镜梳妆。

“姑娘醒了?”

丫鬟白瓷推门进来,美人背影如同一副好看的画,虽然见了多次,但也不免让她失神了一下。

“嗯。”

聂双双声音慵懒,虽然是简单的嗯了一声,却也婉转清澈,犹如清晨山间的百灵鸟。

“姑娘,殿下说午后要来看姑娘,姑娘早些准备着。”

聂双双没有说话,这有什么好准备的。

午后,二皇子踏进了聂双双的院子,聂双双正在海棠花下喝酒,二皇子走到她面前坐下:“你今日兴致倒好!”

“二皇子怎么得空过来?二皇子妃没缠着你?”

“不过一介妇人,不必理会。”

二皇子摆摆手,并不想提及二皇子妃,聂双双也不说话,继续饮自己的桃花醉,皇子府的东西就是好,连这桃花醉都比她以前在明月楼喝的好多了。

二皇子静静欣赏着聂双双的美貌,抬手挑起了她的下巴:“你确实是生的美,不枉本殿下辛苦一场带你回来。”

聂双双微微偏头,避开了二皇子的手。

二皇子收回自己的手,也不恼:“怎么样?这几日住在这儿可习惯了?”

“习不习惯都一样,若是不习惯,二皇子会放我回去吗?”

“明月楼是烟花之地,你留在我这儿二皇子府享用荣华富贵不是更好?何必想着回去。”

聂双双没再说话,若是有得选择,谁愿意做困在笼中的金丝雀呢。

二皇子待了一会儿就走了,聂双双也没留他。

半年前,聂双双本来是明月楼的花魁,她卖艺不卖身,但天生美貌难自弃,二皇子第一次见她就把她悄悄带回二皇子府养着。

聂双双从前本是礼部侍郎家的小姐,就因为父亲被人陷害,当今皇上不分青红皂白就抄了聂双双的家,所以聂双双才会流落青楼,卖唱为生,聂双双最恨的就是这皇家的人。

连着三日二皇子都没来,聂双双也乐得安静,夜里,聂双双刚要宽衣就寝,突然门被撞开了,聂双双吓了一跳,赶紧拢好衣服看向门口,原来是二皇子杵在那。

“这么晚了,二皇子过来做什么?”见二皇子神色不对,又身带酒气,聂双双往后退了一步。

“双双,我好想你啊…”

“二皇子醉了,快回去歇歇吧。”

二皇子双眼迷离,聂双双上前一步,想把门关上,反而被二皇子钳住了她的双手。

二皇子将聂双双抵在门上:“双双,我都放纵了你半年了,养你半年,你也该给我了,好吗?”

“不!我不要!你之前就说过不会勉强我的!”

聂双双边说边挣扎,二皇子一只手覆上了她的唇,随后双唇一路向下,聂双双流出了屈辱的眼泪,身体也在不断扭动着发出反抗。

“双双乖,一会儿就没事了…”

二皇子含糊不清的安抚着聂双双,可聂双双丝毫不敢放松,身体一直紧绷着。

聂双双的眼泪落在了二皇子手背上,二皇子似乎被灼了一下,动作也微微停顿,但很快又开始攻池掠地,没有半点怜惜。

这一夜对于聂双双来说是屈辱的,身上很累,但脑子里是那么的恨,让她怎样都睡不着。

看着身边熟睡的二皇子,聂双双的脑海里传来一个声音“杀了他,杀了他…”

这个声音越来越大,聂双双的手有些不受控制,掐上了二皇子的脖子,双手慢慢收拢,睡梦中的二皇子有些不适,睁开眼睛怔怔的看着聂双双。

聂双双被看得心慌,手上的动作松了一些,二皇子翻身把聂双双压在身下,大手抚摸着她的脸庞:“那么早双双就叫我起来啊,不过这个方式有点特别,下次别用了,我不喜欢。”

聂双双倔强的别开脸,不愿意面对二皇子,二皇子还要去上朝,也就没和聂双双纠缠,起身开始穿衣。

二皇子还没离开,一位嬷嬷就进来了,嬷嬷手中端了一碗避子汤,这是二皇子妃吩咐的。

二皇子脸色一沉,把人轰了出去,并且吩咐以后不准让聂双双喝这些东西。

聂双双讽刺一笑:“怎么殿下还想让一个身份低贱的风尘女子为你生孩子吗?”

“没人这么说你,你何必自轻自贱。”

“但二皇子不就是这么对我的吗?”

二皇子没有接话,转身轻轻拍了拍聂双双的脸:“我先去上朝了,你乖些。”

聂双双得二皇子偏宠,可以不用服避子汤,二皇子妃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二皇子前脚刚走,她就找上门来。

见到来人,聂双双身体疲惫,也懒得应付她,只起身行了个礼:“见过二皇子妃。”

二皇子妃是个火爆脾气,上前挑起了聂双双的下巴:“长的是不错,可惜是个狐狸精!”

“这狐狸精的名头民女可担不起。”

“也不知你对殿下使了什么手段,竟然迷惑的殿下同意让你这等低贱女子生下孩子。”

二皇子妃越说越是生气,抬手打了聂双双一巴掌,聂双双顺势倒在地上,嘴角一抹殷红在白皙的小脸上十分显眼,如同被风雨摧残的白花。

很快,一抹身影跑过来抱起了聂双双,聂双双依偎在二皇子怀里,什么话都不说,只留下两行清泪,看起来好不委屈。

“双双,没事吧?”

二皇子查看聂双双的伤势,聂双双转过脸去,二皇子突然回来,二皇子妃被吓了一跳,神色有些慌张:“殿下怎么回来了…?”

“谁让你欺负双双的?”

“殿下,臣妾没有…”

“滚!”

二皇子妃赶紧走了,二皇子扶着聂双双坐下,聂双双一笑:“殿下,放我走吧,不然二皇子妃不会放过我的。”

“这是意外,以后我会好好护着你的,你放心。”

聂双双知道二皇子不会轻易放自己离开,眼睛轻阖,想了想道:“我想出去走走。”

“好,我陪你去。”

“嗯。”

到了傍晚时分,二皇子就来接了聂双双出门,二人逛了许久,随后二皇子带着聂双双去天下第一楼吃饭。

“二哥好兴致啊,这小美人是谁?”

二人才上楼就遇到了三皇子,三皇子的眼神落在了聂双双身上,带着些侵略。

二皇子将聂双双朝身后拉了拉,语气有些不善:“三弟什么时候开始管起闲事了?”

“二哥说笑,只是这美人生得不错,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聂双双也抬头看了一眼,正好对上三皇子含笑的眼神,三皇子丝毫不避讳,大刺刺的盯着聂双双看,聂双双不自在,别过了脸。

二皇子脸色不太好,拉着聂双双走了,二人坐在包厢中,二皇子还是阴沉着一张脸,聂双双以前就听说过二皇子和三皇子不合,现在看来是真的。

大皇子早逝,四皇子寄情山水,二皇子和三皇子都是太子之位炙手可热的人选,二人之间形同水火,明里暗里的较劲。

想起三皇子对自己的态度和如今二皇子对自己的痴迷,聂双双忽然想到了一个好法子,让这二人鹬蚌相争,谁也别想落了好。

聂双双想着,面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二皇子难得见聂双双笑,神情也柔和了几分道:“想到什么高兴事了?”

“没什么。”

聂双双敛了神色,只在心里谋划着。

二皇子一直不停的给聂双双夹菜,时刻观察着她的神色,聂双双有些不明白二皇子何至于对自己那么爱护,自己不过就是生的美貌些,其他也没什么过人之处。

用完饭后,二人慢慢的走了回去,路上二皇子还给聂双双买了个糖人,聂双双捏在手里,很久没有吃过这样的糖人了,还是和从前一样的甜。

今夜,二皇子没有留在聂双双屋里,聂双双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自己现在被困在这二皇子府中,根本没办法能接近三皇子。

才这样想着,三皇子第二日就上门了,说是要和二皇子一起吃酒,想让聂双双作陪,被二皇子给推拒了,重新叫了一批舞姬给三皇子助兴。

聂双双想着碰碰运气就去了花园,走到桃花树下,聂双双就听到了一些动静,还没等她细看,就被一股力量扯到了假山后头。

“小美人,又见面了…”

三皇子含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聂双双也不再挣扎,自己本来就是出来找三皇子的,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见聂双双不再挣扎,三皇子也慢慢放开了她,聂双双慢慢转身:“殿下怎么会在这?”

“特地过来见你的,可惜皇兄把你护得太紧,不过还是见到了,咱们可真是有缘。”

“是吗?”

“是啊。”

“殿下生得俊俏,又能言会道,可惜民女已经是二皇子的人了,否则…”

聂双双声音婉转,给人留下了无限遐想,三皇子一愣,随后笑意在唇边荡漾开来:“美人对我也有心思?”

“殿下神武,不是二皇子可比的,民女只怕要被困在这二皇子府一生的,只盼能日后能再见殿下就是了。”

三皇子对着聂双双许诺道:“美人,只要你愿意,我一定把你夺过来!”

“殿下所言可真?”

“当然!”

“好,民女相信殿下。”

聂双双摘下腰间的香囊递给三皇子,随后就告辞离开了,三皇子还有不少的话没说出来,此时正难受呢。

回到自己屋里,聂双双找出了压在箱底的曼陀罗花香囊。

今日聂双双发现三皇子有时神情恍惚,似乎是有癔症,若是再闻了这曼陀罗花,只会加重癔症,做出一些想不到的事情来。

当夜,二皇子又来了聂双双屋里,二皇子将聂双双圈在怀里,语气有些不满:“双双,我那三弟也对你有觊觎之心,你真是长了一张为祸人间的脸。”

“殿下多心了。”

“我也是一个男人,三弟的心思我怎么会不明白。”

二皇子紧紧的抱着聂双双,随后把他压倒在了床上,聂双双抓出藏在枕头下的发簪就要刺向二皇子。

二皇子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怎么,想杀我?”

“是,无时无刻都在想!”

聂双双大胆承认,二皇子对此没有生气,只是低低的笑了两声:“我不会死的,死了我那二弟只怕是要来占了你,我可舍不得。”

一番云雨后,二皇子满足的睡去,聂双双只想着加快计划,让三皇子趁早解决了二皇子。

第二日二皇子很晚都没回来,聂双双就在院子里煮茶,想不到却等来了三皇子,聂双双有些吃惊,没想到三皇子会明目张胆的来到二皇子的姬妾院里,这要是传出去了可不好。

“殿下怎么来啦?不怕二皇子突然回来吗?”

“我让人找了点事情给我那皇兄做,他怕是一时回不来了。”

“殿下喝茶。”

三皇子坐在了聂双双对面,聂双双斟茶的时候故意露出了手上的红痕,这是昨天晚上二皇子不小心掐的。

这红痕太过显眼,三皇子也发现了,抓起了聂双双的手:“这是怎么了?”

“二皇子不满殿下觊觎民女,所以昨晚就拿民女撒气,小伤罢了,不打紧…”

“我这皇兄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那殿下会帮民女报仇吗?”

“当然!”

三皇子已经闻了许久的曼陀罗花,聂双双试探着开口:“那殿下敢不敢杀你的亲兄弟?”

“冲冠一怒为红颜,这有什么不敢的?”

三皇子已经意识不到自己在说什么,聂双双知道这是个好机会,慢慢的靠近三皇子,声音带了一丝蛊惑:“那殿下要不要留下来?只是不知道二皇子什么时候就会回来,只怕殿下不敢。”

“美人相邀,不能拒绝,我二哥又算什么东西,我今夜就要留下。”

聂双双也不再说话,慢慢的靠在三皇子怀里,三皇子揽着聂双双,欣赏着她的容貌,随后将她打横抱起,走进了里屋。

聂双双没有动作,但三皇子在曼陀罗花的作用下已经忘了自己置身何地,只觉身下美人十分撩人,让三皇子浑身发热,忍不住开始撕扯美人的衣裳。

“你们在做什么?”

二皇子回来了,见到床上的二人,二皇子浑身气血翻涌,拔剑指向三皇子。

好事突然被打扰,三皇子也发怒了,抽出佩剑对着二皇子:“皇兄,你这小美人生的娇俏,不如给我了,如何?”

“找死!”

二皇子对着三皇子攻去,三皇子也不甘示弱,举着配剑回击,二人不分高下,但很快还是三皇子占了上风,二皇子身中一剑,软软的倒在地上。

“双双,救我!”

二皇子没有带人过来,就像聂双双求救,但聂双双没有理会他,慢慢的走到了三皇子身边,对于聂双双这个举动,三皇子十分满意,搂住聂双双的腰。

“皇兄,现在女人是我的,太子之位也是我的!”

“你残害手足,父皇不会放过你的!”

“父皇已经老了,他还能拿我有什么办法?”

三皇子笑的癫狂,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二皇子妃匆匆赶来,还带了不少府兵,眼见二皇子快不行了,二皇子妃吓的跪在皇子面前,让人赶紧去找大夫。

三皇子被府兵擒住,二皇子妃让人把他送到宫里,请皇上处置,三皇子被下了狱,二皇子失血过多,大夫也没办法。

就这样守了两天,二皇子不行了,突然白发人送黑发人,皇上受不了这个打击,把三皇子贬为庶人,永世不再相见。

二皇子妃操持着二皇子的丧仪,聂双双跪在二皇子妃身边,听着周围人哭的伤心,聂双双只觉得快意。

此次的事聂双双轻易就洗脱了嫌疑,她只是一个被皇子强迫却无力反抗的可怜人,不关她的事。

二皇子出殡当日,聂双双穿着白衣,一条白绫将自己吊在了梁上,结束了这短暂的一生,她只愿下辈子生的普通些,美貌反而是一种负累。

(完)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3219087951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ljqsb.cn/237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