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芝旅游攻略(林芝自助游攻略 详细)

林芝旅游攻略(林芝自助游攻略 详细)

3月18日,再次进藏的第一日,距离桃花节开幕还有一周的时间,此时大多数桃花还处在将开未开或是初绽峥嵘的状态,再加上藏东南地区近期连续暴雪,气温骤降。也不知这次来到 林芝 ,究竟是遭遇与花期擦肩而过的遗憾,还是能够有幸体会到半树桃花半树雪的神奇景色?

望着墨迹里未来几日连续雨雪的天气,我拉着同行好友一起向佛陀祈祷,盼望花期如期而至,盼望南迦巴瓦能为我们显露真容。

回到拉萨。

每次从 成都 坐飞机进藏,都是对本人晚上不睡早上不起的生物钟的极端挑战。早上六点钟的航班,意味着尽管我住在距离航站楼不远的 成都 空港大酒店,那也得三点半就起床,赶酒店四点最早一班的穿梭巴士到机场,排队托运行李,过安检,然后到登机口瘫倒在椅子上。登机后,只是找到自己的座位,继续补回笼觉。

上午八点半, 西藏 航空的空客330贡嘎机场平稳落地。话说如今的高原机型都被空中客车垄断,不是330就是319,这让一贯牛逼哄哄的波音公司情何以堪。

走出这座已经很熟悉的航站楼,之前在网上预订的包车许师傅已在门口等候多时,见到我们一行人挂着浓厚的黑圆圈跌跌撞撞地走出来,他赶紧为我们送上洁白的哈达,扎西德勒

日多镇的午餐。

翻越米拉山口之前,我们在日多镇吃午饭。据说每年冬天,牧民会把牲畜都赶到镇外的山上,随它们自己到处溜达,而牧民则会三五成群围坐在茶馆里,喝茶聊天,打牌娱乐,往往一坐就是整整一天。

日多镇的午饭很简单,一壶酥油茶,几碗牦牛肉汤,几张青稞饼子。我们晒着暖洋洋的太阳,看着店家的黑猫在身边窜高伏低,努力呼吸着有些稀薄的空气。青藏高原,与你分别不过几个月而已,我精卫填的海又回来了。

翻越米拉山口,海拔5013米。

听许师傅说,米拉山口似乎是本次旅程中经过的海拔最高的垭口,海拔5013米。翻过这座白雪覆盖、寒风呼啸的垭口,便是藏南秘境 林芝 的地界了。

经过几段堵塞严重的烂路,当我们终于走上直通八一镇的高速公路时,风雪也不期而至了。 隔着车窗遥望外面的风景,高大的山体笼罩在朦胧的烟雾中,伴随着公路流淌的尼洋河也变得迷离起来,在白雪的妆点下,原本粗旷原始的高原竟然也变得温柔起来,就像一幅倪瓒的山水画。

桃花在哪里?

风雪停止后,浓厚的云层渐渐散开,重新露出蔚蓝色的天际。我们赶在天色擦黑前来到嘎拉桃花村,历经一路风雪,只看到半树桃花。景区检票的藏族大叔看出我满脸的遗憾,他对我说,小伙子过三天再来,那时候桃花都应该开好了。

天气,变成了睡不着的原因。

林芝由地区升级为市后,八一镇变成了市政府的所在地。许师傅拉着我们来到城南,这里生活着许多回民,他们的手抓羊肉不仅没有膻味,而且鲜嫩爽口,仅仅只是蘸点辣椒盐巴,我都可以随便吃掉一斤半。

在汉藏大妈们和和睦睦一家亲的广场舞音乐中,我们来到今晚的住所,博泰 林芝大酒店 。洗洗赶紧睡,明天是个好天气,是我此时此刻唯一的念想。

向着色季拉山,出发。

在博泰酒店匆匆吃过早饭,出门看见许师傅那台被积雪覆盖的大丰田,我的心就凉掉了一大半,然后再感受雪花飘飘洒洒,落在头顶,落在脸颊,落在心里,心就彻底凉透了。昨天和好友一起祈祷好天气,看来甚是不灵啊,也许是她比较衰,五行缺金木水火土。

陆巡向着色季拉山口一路奔驰,迎面而来的雪花不停敲打车窗,路面积着雪,天色阴沉,云层浓厚,我们的心情也实在无法开朗起来。

随着海拔浅浅抬高,路上的暗冰也多了起来,即使威猛如陆巡,也不得不把四驱打开,以免打滑。

正当我们集体蔫头搭脑,就准备这么一路开到 波密 去打酱油的时候,好友突然惊喜得叫起来,快看,出太阳了。乍听到这种销魂的情报,我顾不得批评小晨晨喊到失声,全然不顾原本就不怎么多的淑女形象,赶紧望向窗外。只见一道灿烂的金光落在远处的雪山上,山上的积雪在老天恩赐的阳光下熠熠生辉,许师傅眼见老天开眼,终于也来了精神,打开车窗,狠狠丢掉手里的烟头,紧紧攥住方向盘,脚下加油, 大丰田的引擎转速一下子就窜了上来,在四千多米的海拔似乎开出了头文字D的感觉。

南迦巴瓦,初见。

沿着蜿蜒的山路,转过一个弯,明媚到刺眼的阳光把我们晃的睁不开眼睛,这真是一种喜出望外、难以置信和得偿所愿重合在一起的幸福感觉。在周遭一片白雪茫茫的大山里,这种幸福的感觉简直就要漫溢出来了。

来到色季拉山垭口,南迦巴瓦峰就矗立在远处的天际线上,半显真容,闪耀着圣洁的光芒,虽说直插天际的主峰没有彻底露面,但是在峰顶和山腰的云层的衬托下,南迦巴瓦反而显得仙气十足,第一神山范儿一览无余。

我几乎是踩着齐膝深的积雪,跌跌撞撞冲到瞻仰南迦巴瓦的最佳位置,然后双手合十,久久默念,感谢你,南迦巴瓦,感谢你赐给我这一份幸运。愿你永亘苍穹之下,直到天荒,愿你与日月同在,直到地老。

离开色季拉山垭口,我们继续朝着鲁朗的方向出发,大概走到万亩林海的位置时,突然发现南迦巴瓦竟然从云层中露出了本尊的全部容颜。这还了得,我们立即打消了快些下山的念头,在色季拉山上来来回回兜起了圈子,只为了找到角度再多看神山几眼。

后来留下的南迦巴瓦的照片,虽然不是最佳的正面位置,那座如同长矛一般直插天空的主峰也不是太明显,但好歹这是一年能见机率不超过十分之一的神圣之山。如斯幸运,我们已经心满意足了。这就像偶遇一位窈窕美人,即使在人海中插肩而过的那一刹那,没有仔细看清她的绝世容颜,仅仅只是回眸那一度风华绝代的绰约背影,也足以让人久久怀念。

鲁朗,永远在计划中的国际旅游小镇。

山下的鲁朗小镇如今正在被大肆开发,对外打出的口号是“西藏瑞士”,诚然这里有雪山、有草场、有牛羊,还有一座人工开凿的湖泊,风平浪静时倒映着皑皑雪山,煞是好看,的的确确有点儿 瑞士 的感觉,不过我对这里的开发前景确实不怎么看好,这里建了太多的宾馆,可是旅游旺季却只有短短半年,其他时候大雪封山,只怕都只能闲置着,而且鲁朗距离其他交通枢纽都较远, 自驾游客要么住在 林芝 ,要么就直接去了 波密 ,大家都是匆匆而过,恐怕没有多少人会专门来这个所谓的国际旅游小镇盘桓逗留吧。

走进历史的通麦天险。

过了鲁朗镇,再往前就是鼎鼎大名的通麦天险,原先隧道没有打通的时候,十四公里的傍 江山 路至少要走两个小时,要是遇上雨季塌方泥石流,那就更不靠谱了,堵上十个小时也是正常的。堵车还只是小场面,在这条狭窄逼仄还略带坡度的泥石路上,每年都有许多起连人带车掉入排龙江被卷走的事故,这才是通麦天险让人谈之色变最主要的原因。直到2016年6月,数段隧道被打通,几座斜拉钢索的大桥也陆续完工,通麦天险才正式成为历史,如今再走这段路,区区十几分钟就能顺利通过,有时看到隧道边崎岖艰险的老路时,还不由为当年闯荡川藏线第一险的司机们捏一把汗。

通麦镇吃午饭,国道旁边林立着不少饭店,尽管饭菜的味道一般般,难能可贵的是分量十足,价格也没有特别惊悚,对于我们赶路一族来说,这种以吃饱喝足为最高准则的午饭,还是蛮恰如其分的。

波密-然乌,亮瞎眼睛的景观大道。

经过波密县城,并未停留,而是继续朝着一百多公里外的然乌湖进发。 波密到然乌有几十公里的弹坑路和搓板路,坐在高大威猛的陆巡上,还是身不由己随着糟糕的路况跳了两个小时的抽筋舞,经过这么一段后,以后要是再有人在我面前吹牛逼,说他们开着QQ、F0、POLO跑川藏线完全无压力,我一定大耳刮子抽死他们。

过了那一段让人欲仙欲死的烂路后,接下来的路况就大为改观,基本都是平整的柏油路,而且这一段318国道绝对称得上景观大道,清澈的河流在身边湍急的流淌,各式各样的雪山接二连三映入眼帘,这种视觉享受的密集轰炸,让人目不暇接的同时,内心更是充满了震撼。这就是藏南秘境 林芝 ,这就是雪山之乡 波密 ,即使用尽三生三世学会的褒扬之词,也无法形容这里的景致之美。唯有崇拜,唯有赞叹,唯有用尽一切心力去细细体会。

车子在国道上不断奔驰,可以明显看出波密到然乌这段路程在不久前刚刚下过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雪,路旁或是远处的雪山由于积雪的加持,变得更加妖娆和妩媚,原本在雪线之下的植被也纷纷披上洁白的衣裳,欢欣鼓舞地加入了这场雪花的盛宴,峡谷内的河流汩汩流淌,岸 边和 河道内的岩石上也落着一层厚厚的白雪,衬托着碧绿色的河水,相得益彰。苍穹之下天地之间仿佛都被白雪覆盖,而雪后的阳光格外明媚,整个世界都显得通透起来。

然乌湖,神之恩赐。

然乌湖实际已经属于 昌都 地区,不过考虑到绝大部分游客都会把这里跟林芝的线路连在一起,故把然乌列入大林芝环线也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然乌湖沿岸密布着连绵的雪山,有的高耸险峻,有的清秀素雅,有的造型别致,从 波密 一路而来的雪山交响乐,到了然乌,终于进入了最高潮的篇章。由于近期连续降雪,藏东南地区的气温较往年都要低上不少,所以然乌湖还有一半的水面处于冰封状态,许师傅对于这种不干脆的风景多有抱怨,而我却认为挺好,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楚楚模样更加增添了朦胧之美。

驾车离开318国道,往察隅八宿的方向再走上一段,此处的湖面也基本处于大半解冻的状态,圣洁的雪山、温柔的碧水、晶莹的浮冰,在明媚温暖的阳光中相映成辉,仿佛不经意闯入了天神的居所,令人久久不愿离去。

作为一个在西藏跑了十几年的老司机,许师傅难得保留了看见美景还愿意掏出单反相机去拍照的情怀,而且为了拍照不惜原地掉头多跑十公里、上坡销魂倒车几百米、距离悬崖几十公分骑上路肩等等,每当我们倒抽一口冷气说注意安全时,许师傅都会风轻云淡地告诉我们不要担心,这些统统都是小场面。

当许师傅翻过护栏,一溜小跑,蹲在雪地里取景的时候,我都会对小晨晨说,你看,咱们运气多好,这几天的风景肯定甚是难得一见,十几年的老西藏都要这么辛苦撅着腚拍照留念。朋友听罢我的分析,觉得十分有理,便一直催促我也去模仿许师傅拍照,我说你为什么不去,她说人家是淑女,看着你们摆造型就好了。

不可否认的是,跟着老把式还是有肉吃,每每跟着许师傅都能找到那些为数不多的平静水面,拍出清晰的雪山倒影,这让我在闪了老腰的同时,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庆幸。

返程途中路过一座白塔,许师傅瞥见路边有一座新开的酒店,赶紧停车去要电话号码,说是方便将来开展业务,这让我肃然起敬,这种随时把握机会的销售能力,起码甩了绝多大数业务员几条大街。我们在外面耐心等待许师傅开拓业务,偶遇两位本地的藏家小孩,拖着已经结冰的鼻涕牛牛,让我们拍照。我一边在取景框里仔细研究两条鼻涕棒棒冰的外八字角度,一边指挥好友把包里的所有巧克力都拿出来贿赂两位小朋友,鼻涕凝固得如此有颜值,实在是一件值得好好鼓励的事情。

阴霾下的索松村。

由于在然乌流连了太长时间,我们只能摸黑再次经过那些坑坑洼洼的烂路,颠到怀疑人生,这才踉踉跄跄回到波密县城。夜里,住在山峡大酒店,算是这座不过一条大街的小小县城里比较靠谱的住处了。夜里十一点多,许师傅打电话来说,明天还是要早点出发,最好六点半就动身,听说前面有修路路段,搞不好八点就要封路,所以比修路工人起得更早才是驴子们的王道。我说好吧,行程里据说可以睡到自然醒的一天,就这样拜拜啦。

又是一个夹风夹雪的早晨,我们仍然是抹黑离开 波密 ,昨日到达这里是天黑,今日离去还是天黑黑。蜿蜒曲折的山路上,一片漆黑,唯有我们的车灯在闪烁而已。

我们也不知道沿途是不是真有封路路段,反正就是这么一直走,一直走,车载音响里放着藏族音乐,车窗稍稍打开一丝缝隙,让清晨的凉风吹进车厢,我坚持着不能打瞌睡,以免影响许师傅跟我一起睡着。直到顺利走出一百多公里,许师傅才松了一口气,停车抽烟,顺便对我们宣布,下面就剩一路开开心心杀到索松村这一件事了。

路过通麦镇的时候,吃了一碗红红火火的煎蛋面条,权当早饭,然后又捡了一个来自 成都 的兵嫂去八一镇。

路过鲁朗镇,翻越色季拉山的途中,我们有幸见识了令人震撼的雪景。前夜,此处一定是下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雪,除了原本就被积雪覆盖的山顶,就连雪线之下的所有植被都披上了洁白的外衣,枝头挂满了精彩纷呈的雪凇,极目四望,彻底连天,而一条隐秘的溪流就在白雪浸透的峡谷内汩汩流动,水流夹杂着浮冰,不知去向何方。搭车的兵嫂说了一句,我坐车走了这么多次色季拉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雪景。听她这么说,我顿时觉得原来好人还是有好报的。

到八一镇把兵嫂放下,又找了间茶馆喝了一壶甜茶,我们继续朝着 雅鲁藏布江 的方向前进。根据许师傅的大力推荐,我们途中在 米林 机场附近一家叫作“莽子牦牛肉”的饭店吃了一顿牦牛肉火锅,味道和分量都物超所值。

由于天气阴沉,间或还有风雪来袭,加之河谷里的桃花大多未开, 雅鲁藏布江 沿途的风景也就显得差强人意。就这么一路奔驰,经过派镇,许师傅要给一位搞摄影的曹老师送些卤猪耳朵卤肘子等吃食,据说这位高人在派镇已经蹲点了一个星期,要拍桃花盛开时刻的黑颈鹤,我问曹老师,这桃花估计还要多久才能全部盛开,他说今年气候反常,至少还得再等一周的时间,我说您辛苦了,早知道得让许师傅给您捎一头猪来才够吃吧。

抵达索松村后,住在一间视野最好的四层客栈,顶楼还有正对南迦巴瓦峰的观景平台。不过由于天气欠佳,期待中的 日照 金山 落了空,努力睁大眼睛,也只能看到一片白雾茫茫而已。我和小晨晨出去踩了个点,大致估计了一下,如果明早南迦巴瓦赏脸的话,哪个位置是最好的拍摄地点,然后便回到客栈跟来自天南地北的游客一起喝茶、吃饭、聊天去也,这也是旅行的一部分。

南迦巴瓦,我愿为你五体投地。

做了整整一宿看到或看不到南迦巴瓦的狂野之梦,当我第四次醒来,距离设置的闹铃时间仅有不到五分钟了,于是我决定起来,拉开窗帘,半个月亮仍然带着毛绒绒的光晕挂在藏青色的天幕上。既然三十八万四千公里外的月亮都那么肆无忌惮地待在天上,那么近在咫尺的南迦巴瓦峰也势必有希望看见本尊了。

从客房到楼顶观景台,我真正做到了三步并作两步,好几次并得太狠,差点脚下拌蒜,摔至扑街。登上楼顶,扭头,举目,然后便如同过电一般,呆立当场,久久不能挪开视线。

泛起鱼肚白的天空之下,南迦巴瓦就在那里,顶天立地,雄健的主峰如同天神的长矛,傲然矗立。南迦巴瓦的周围一丝云都没有,整座神山无遮无挡地展现在我们眼前,在黎明前的夜幕下显得有些不真实,就像一座奢华又神圣的布景。

看着旁边跟我一样早起的游客们,纷纷架起长长短短的三脚架,参数,光圈,焦距,拥有十足的仪式感,这让我觉得有些恼火,仿佛别人通过这种仪式,拉进了与神山的距离,他们才是真正的摄影,而我只是来打酱油的。

天边的某个角落出现了彩色的光晕,好友大叫,太阳要出来了,我对她泼冷水说,以我十次看日出九次看不到的惨痛经验来分析,这种看似有戏的情况反而并不是什么太好的兆头。果然,从 雅鲁藏布江 峡谷里蒸腾出来的云雾渐渐把南迦巴瓦遮挡起来,主峰隐没在云层中,完全没了踪迹,仅留山腰一些向下侵润的巨大冰川,还在提醒人们,这里有一座气势磅礴的神圣雪山。

南迦巴瓦在云中隐去之后,几乎所有仪式感十足的游客都开始收拾装备,回一楼大厅去喝茶或是干脆再回屋睡个回笼觉,而我这种草台班子却决定去昨日踩点的地方碰碰运气。

客栈的围墙外是几片农田,对于我们这种脱离劳动人民的坏份子来说,地里种着什么是绝对不知道的,我们只是沿着田埂走到悬崖边,站定,雅鲁藏布江在下方的峡谷中湍急地流动,而南迦巴瓦峰,则在云里。

有两只狗一直跟着我和朋友,从客栈出来便一直跟着,时而绕着我们小跑,时而打作一团,时而还蹭着我们的裤管,却又满脸嫌弃地离开。

时间缓缓来到上午九点半,我和小朋友几乎在雅鲁藏布江峡谷的寒风中冻成另外两只狗,原本那两只欢蹦乱跳的狗狗估计也耐不住寒冷,缩到更靠里边儿的田埂上撕逼去了。我突然有些怀疑到这个陡峭的悬崖边等候,是不是一个不那么明智的决定,我们在这里杵了一个多小时,愣是没有第三个人再来参与,狗也没有第三只。

到太阳终于拨开云雾,将光芒洒在我的肩上,洒在两只狗狗的鼻尖上,洒在零星几棵已然开花的桃树上,洒在远处的雪山顶上,洒在奔腾的 雅鲁藏布江 上,我们的心情也随之雀跃和激动起来。尤其,当南迦巴瓦峰终于持着金色的长矛,脱去云雾做成的厚重铠甲,将雄健威猛的身躯展现在我们眼前时,一切的怀疑烟消云散,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方才的云层是阻挡视线的扰人东西,而南迦巴瓦显形后,洁白的浮云却又立刻变成神山最好的陪衬,就像霸王和虞姬,刚柔并济,如影随形。

我将自己拾掇干净,就在荆棘密布的悬崖旁边,朝着南迦巴瓦的方向,虔诚地跪拜。头顶是极致神圣的南迦巴瓦峰,脚下是宛若玉带一般的 雅鲁藏布江 ,这世间还有比这里更好的山河祭坛吗?感谢山河的恩赐,感谢永恒的自然,我愿为你五体投地,长拜不起。

一直在南迦巴瓦峰下徘徊逗留了许久,才依依不舍走回客栈,其实对我来说,此次林芝之行即使就在此刻结束,也没有任何遗憾了。返程中,田野里那几棵开了花或是连个花骨朵都还没有冒出来的桃树竟然都变得招展起来,雪山在上,桃树在下,再有金色的阳光做润色,这区区半树桃花也是极好的。

真的旅行团,假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离开索松村,我们下山往雅鲁藏布江的另一边而去,由于天气晴好,天空碧蓝,白云漂浮,雪山也赏脸露出了绝世容颜,来时路上暗淡无光的景色此刻也变得丰富多彩起来,要是偶尔再遇着几株抢先开放的桃花,许师傅便会把车停在路边,端着相机下车拍照,我们当然也跟着一起下去。由于桃花开得太少,为了取景,我们几个难免要窜高伏低,跳下路肩,脚下踩着乱石,极力把镜头凑到桃树跟前,这些都只是小场面。虽然脚下就是奔腾的 雅鲁藏布江 ,但是我们却一点都不觉得害怕,只是沉浸在这无边的美景中,无法自拔。

进入索松村的时候,必须购买 雅鲁藏布江 大峡谷景区的门票和观光车票,所以许师傅和我们商量还是跟着景区车去看一看,万一有什么惊喜呢。不过据我观察,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里明明就是“去了也白去”的意思。到林芝的游客中,有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参加一个拉萨林芝的三日团,其中拉萨林芝一天,林芝拉萨一天,还有一天就是这个 雅鲁藏布江 大峡谷一日游项目。

第二个观景点是一块大石头,所谓情比石坚,整个景点充满了旅游团景点的既视感,我突然有种明知会被骗却还是中了圈套的屈辱感觉。

第三个观景点就是南迦巴瓦峰山脚下了,今天好在天气不错,此时虽然看不到主峰,角度也十分别扭,但景色却还有那么一点意思。只是在这个观景点, 雅鲁藏布江 只能看到一小截,小到跟团而来的游客们根本不知道那里就是鼎鼎大名雅鲁藏布江 。此处的停车场里停满旅游大巴,游客众多,穿梭不休,熙熙攘攘,许多全副武装的大叔大妈大哥大姐举着价值上万乃至数万的镜头,拍个不停,不时还听得人们感叹,太美了,真是神山啊!听到此处,我就像怀揣着别人无法企及的宝贝的孩子一样,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得意,放纵自己自嗨了十秒钟,然后回到车上,等待返程。

雅鲁藏布江出来,我们接下来的所有行程就真的只是返程了,今天晚上住回八一镇,明天早早起床,再一路奔波回到 拉萨

尼洋河,完美的句点。

途中经过尼洋河,许师傅又忍不住表扬我们好人有好报,他说今天天气上佳,我们可以看到最漂亮的尼洋河河滩,为了节省 公里数,昨天他原本计划要走的正是今天经过的路段,而返程则走另一边,如果那样安排的话,我们就会跟好天气和好风景完美错过,天气阴沉时候的尼洋河,就像几条烂水沟,看了只会更扫兴,而这一切由于我们顺路带了那位兵嫂而改变,为了送她去八一镇,往返的路程正好就颠倒过来,我们才能在最正确的时间来到尼洋河畔。暂且不论“好人有好报”是不是一个欺骗了祖国花朵几十年的伪命题,单说我们这次林芝之行的运气,实在是人品大爆炸。

雪山、碧水、河滩、沙洲、柳树,这所有的一切景物,在明媚的阳光下,完美组合在一起,为我们的旅程画上一个美丽的句号。

可有可无的桃花村。

虽然桃花村是个搭头,却又不能不来,毕竟本次 林芝 行程中看桃花也算是个重要项目。不过照这种架势,除了海拔低和气温高的一些地方,林芝的大部分桃花都不会赏脸在预定时间开放。

不过,桃花节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景象与我没有关系,那个时候我早已回到深圳继续为了操蛋的生活拼命操蛋去了,我只关心三日之后,桃花村的桃花有没有如那位藏族大叔所言,全部都开好了?

桃花村的桃花确实难能可贵地开好了,可就是人太多,游客比桃花还多,长枪短炮,呼朋唤友,扎堆拍照。作为见过许多世面的小伙伴,我和好友见状立刻决定,随便看个几秒钟便速度走人。

本次行程,以桃花开头,又以桃花结尾,虽然花儿还没有开好,但是好歹前后呼应,算是了却一桩来林芝看桃花的心愿。

到了八一镇,还是去吃了一顿羊肉,权当感谢许师傅此行的安排,要知道我们去然乌的那一天,索松村普降大雪,啥都看不到,而我们离开然乌后,那里又是风雪交加,马力强劲的越野车都开不上去了。在藏东南气候极不稳定的这段时间里,许师傅的安排让我们幸运抓了两个时间差,尽管一路都是风雪,可到了目的地后,却往往都是难得的晴好天气。当然,这也可以说是我们攒了大半年的人品终于爆发的缘故,对此我是不想否认的。

最后一日,继续赶路,由于许师傅明天还要接团,故而把丰田陆巡开得飞快,中午一点便已回到了 拉萨 。由于我要赶当天下午五点的飞机去成都 ,顺便又去楼顶的老鱼饭局,一边看着布达拉宫在阳光中熠熠生辉,一边点了两个人绝对吃不完的分量,狠狠搓了一顿。

再见, 西藏 ,没有依依惜别,因为我十分肯定,过不了多久,也许又是数月之后,我还会上来。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3219087951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ljqsb.cn/21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