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菩萨保佑什么_(地藏菩萨保佑什么最灵验)

我又一次写信给你只是因为我太孤独了,这座城市太孤独了。

每一次提笔写信给你,我都心事重重。

即将开学时,我的学校催了我很多次,我方才离家。我不愿回到这座城市。这座城市,门上有铁,窗户上有铜,车水马龙间来来往往一群群孤寂的背影。每当我在这些与我的生命、我的祸福、我的苦乐毫无关系的人中忙碌了一天之后,夜间回到我那间房屋,我常常会想,如果我突发疾病,倒在了这间房屋中,不会有任何人知晓。直到某一天,收电费、水费的人会来发现我已化为白骨的尸体。平时,我靠着自己这一点生命力在人间苦苦挣扎,如果有一天,我突然倒下了,我就连自己去医院甚至打急救电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那么,我便无声无息地死掉了。许多人死了之后,不久人们就会把他们忘记,没有人再会记得他们了,就像他们生时没有几个人认得他们,就像他们从未来过这人间。

我不想回到这座城市,因为我常常感到那样孤独,似乎我一个人面对这人世间的一切而旁人却一无所知。

但是,当我想到你,我愿意回这座城市。你还在胸外科病区,那里干净的青白色灯光仍照着你,只要我到那里去,我就能见到你。而且,你永远在那里,我无论何时都能见到,只要我在郑州。你不会像一只鸟一样飞走,也不会像一抹影子一样飘走。在我看来,那家医院是一朵在黄昏的微光中散逸馨香的昙花,你所在的病区是它的花芯,你是那花芯中的一粒花蕊。

我本来是永远也不会对医院这个人人惧怕、人人都不想去、人人梦想着一生一世远离的地方产生这样的感受的。但由于我心里有着这种爱,这一感受对于我就是真实的。

人生中的苦难是那样深重,而幸福又是如此简单。

去年春节时,我曾在电话里听到过你的笑声。你的笑声那样璀璨,像盛夏的正午闪耀的烁亮的光,那完全是从一颗无忧无虑的心中迸发出来的。我难以相信,这笑声是来自医院那样一个与苦与死相邻的地方。这笑声令人忘忧,似乎围绕着你的苦与死都从来没有发生过,似乎你已如朝阳抹去云雾一般将从不间断的伤痛从你的世界中抹去。

我好希望,忽然有一天,你会打电话叫我,我便循着你的声音赶到胸外科病区去。我不需要知道为什么,你是我的朋友,你要我去,这就足矣。

去年中秋节前,我手持玉色的百合花、红色的康乃馨花、淡紫色的绣球花前往你所在的病区,想把它们当做中秋节的献礼送给你。我更想把这缕芬芳给予你那个病区,给予你那家医院,那里不能只有酒精和消毒水的气味,也要有花香;那里不能只有带着苦痛与悲伤来见你的人,还要有带着温情的眼神来见你的人,至少要有我一个;那里不能只有因有求于你而来见你的人,还要有没有任何目的、只因为想见你而来见你的人,至少要有我一个。

人世间最难以忍受的孤独是医院中的孤独。医院中也许每天都在发生着一个人去做手术、一个人在无人知晓中死去这种极限式的孤独事件。这种事件的事主所品尝的苦痛、恐怖、绝望永远也不会有人发现,因为他们或者被光鲜亮丽的人掩盖了话语权,或者已经死去、永远也无法将自己的感受说出。

我在去年10月11号那天——你应当已经忘记了这个日子,但我终生记得,10月11号是我在你的病区动手术的日子,我像记得自己的生日那样永远记得这一天,我说的生日是指起死回生之日——往你所在的病区送了一幅地藏菩萨像,就放在你的诊桌上。地藏菩萨是从地狱中救众生的菩萨,我希望她保佑着你所在的那个病区。如果这世上有什么经历是从人间坠进地狱、又从地狱爬回人间的话,一定是从被宣告患上重疾到从死亡边缘挣扎回来的经历。

我生平只有一次进过医院的太平间——在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父亲是因为糖尿病引发脑梗塞被送到偃师市中医院,住进医院的第一天夜半,瞬间停止了呼吸。我父亲死了,却没有尝到死的滋味,多么幸运!如果在旷日持久的重病中,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地被摧毁、一点一点地走向覆灭,而所有能采取的阻止它覆灭的措施都微不足道,人将会怎样绝望!

人生中最难走的道路是生命尽头那一段。

人在世间,独生独死,独自承受苦痛。

我父亲死后,我在百度中搜索他的名字,却什么也没有搜到,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每当我看到医院里熙来攘往的芸芸众生,就会感到他们是那样的平凡,他们的生命消逝的也是这样地无声无息。

每一个人都要面对自己的死,在死的面前没有能够置身事外的人,也包括我,包括你。在死的绝境中,人生中所有的苦难会以叠加的形式一同向我们袭来。而所有我们平时储备的那些知识和教养对之犹如红炉点雪一样。所有停留在理智层面上的见解都不可能成为那种境况中的人的慰藉,只有心灵最深处的无言的感受才能。

我父亲被埋葬的那片墓地叫首阳天福园,那里的灵堂摆满洁白素雅的菊花。那里不像医院的太平间,会让人恐怖,却让人觉得超脱,仿佛有来自天边的光照着。我曾在首阳天福园中感到宁静、感到慈悲的福祉,也曾在灵堂的菊花丛中感到,也曾在你所在的病区中感到。我现在已经变得喜欢到医院去,我到医院去已经不是为了生的希望——这是许多人到医院去的目的——而是像许多年前我喜欢到寺庙里去那样,为了感到那种来自永恒的宁静与安详。而这,在我的心里,已经居于生命之上。仿佛生命已经是地藏菩萨莲花台下压着的一块五彩晶莹的雨花石,这种水一样的宁静是莲花台上的花心里发出的无色的灵光。我内心中对生命的那种执着已经放下,不是在理智的层面上,而是在心灵的最深处。我曾在你身上感到一种让我释怀人世间一切伤痛、也忘记人间一切追求的温暖,我至今难忘。医生给人的温暖总是最让人感动,因为其中有慈悲。它像一种毫无尘俗气息的爱。感到这样的爱已是我去医院的首要目的,这一目的对于我而言,胜于重获生命。因为我已发现,人间还有比死更坏的处境,就是孤独地无缘死,就是虽死仍被像数据、案例一样对待。而这种慈悲的爱似乎能够滋润在绝境中的人的心灵的深处并给予被黑暗包围的人抚慰。唯此,我才能微笑前往医院,再微笑离开。

我送你的那幅地藏菩萨像,我希望能挂在胸外科病区的压力舒缓室里,并将压力舒缓室改名为冥想室,以给予苦痛的人片刻安闲。神就是爱,地藏菩萨就是无欲无求的爱的法身,唯此,能够缓解与死相伴的孤独。我多么希望你是地藏菩萨,愿你的笑声在你有生之年永在你所在的胸外科病区响起,就像我的花香常在那里。让我对你的爱、你对我的慈悲保佑着你所在的那个病区,也保佑着我们。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3219087951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ljqsb.cn/20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