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推文:萧易寒(古穿今)

原耽推文:萧易寒(古穿今)

作者:凔溟

内容简介

天澜四十五年秋,逢帝大寿,帝符萧禹宣布退位,打算去过逍遥自在的日子,谁知却在当夜身葬火海,重生到现代一个父亲不疼母亲不爱的萧家私生儿子萧易寒身上。相遇,相知,相惜,开始,离开,结束亦或是另一个开始?萧寰宇:“倾情一生,缱绻一世!”萧易寒:“一生一世,此情不渝!”

标签:古穿今 父子年上 强强 有反攻 温馨 HE

片段:

符萧禹睁开重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屋顶,顶上吊着一盏精致亮丽的琉璃灯,墙壁上挂着几幅怪异的画,厚厚的窗帘只透出微弱的阳光,只能知道是白天却无法看出是什么时辰。“朕没死了吗?这是哪?”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寝宫的熊熊大火中,他还记得那灼热的温度从皮肤刺入内腑,他的手脚无法移动,全身无一丝气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烈火将他包围,吞噬。

试着动了动身子,还好,能动,只是全身疼痛无力。

“卡擦”一声轻响打断了符萧禹的思考,转头看见一个六十岁上下的老者端着碗推门进来,此人留着一头短发,身着一身黑色的上衣和长裤,脚上穿着一双黑的油光发亮的鞋子,‘怪异的装扮’符萧禹心里评判着。

徐管家进门将碗放在桌上,拉开窗帘让明媚的阳光照亮房间,昨夜下了一整晚的雨,经过雨水洗刷的空气特别新鲜,带着泥土的芬芳扑面而来。他转头看向床上的小少年,医生说如无意外今天就会醒了。

便看到他的小少爷正睁着眼看着他,背着光,看不清表情,只有一双眼睛幽深而明亮。

“小少爷,您终于醒了”管家望着那双明亮而幽深的眼睛激动的走到床前“小少爷,您感觉怎么样?”

符萧禹明显不认得此人,“你是何人?”

徐管家被符萧禹凌厉的语气震的愣了神“小少爷,您怎么了?难道……失忆了?”

这里明显不是符国的任何一个地方,符萧禹环顾四周也没发现任何痕迹,这到底是哪?死后的世界就是这样的吗?

“呜~”符萧禹抚着发痛的额头,瞬间睁大了双眼,这双手……细腻白嫩、骨节分明,甚至比他的手小了不止一号,这是怎么回事?

“有镜子吗?朕……我想看看脸上的伤。”符萧禹平静的说道,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甚至连身体也是陌生的。

“啊?好,请稍等。”徐管家起身将镜子取了来,“您放心,脸上的伤过几天就会好的,医生说不会留疤的”。

看着镜子里清晰的面孔,小小的脸蛋因伤痛而显得苍白,额头红肿着,眼角还贴着一块白色的纱布,小巧的鼻子和嘴唇,不得不承认这是很漂亮的一张脸,只是年龄还小,应该不会超过十岁,这就是朕现在的样子吗?太柔弱了!

片段:

萧易寒回到萧家时就见到萧寰宇穿着浴袍从楼上走下来,浴袍带子松垮的系着,露出胸前一大片性感的肌肤,头发未擦干正滴着水,一看就知道是刚沐浴完。

“去哪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和同学去酒吧喝酒。”萧易寒诚实的回答。

“喝酒?我要是没记错你才十三岁吧,怎么小小年纪就喝酒?还去酒吧那种地方?”萧寰宇不悦的问道,他忘了他老人家当年在小学就常去那些地方了。

“那种地方是哪种地方?我看很多同学都有去啊!”萧易寒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说道。

萧寰宇抚了抚额头,“以后那地方少去!虽然有萧风他们四个跟着你,但那也不是绝对安全的。”

“哦,知道了。”萧易寒嘴上答应着,心里可完全不是这么想的,要是真有麻烦那才好玩呢。

听出萧易寒的敷衍,萧寰宇难得耐心的解释说:“等你的身份公布出去,就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萧家的敌人很多,你还是小心些好。”

这个男人是在关心他吗?“我会小心的。”萧易寒认真的说道,想到石青的事情,他又问:“我能安排个人进魔鬼岛训练吗?”

“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

“萧风告诉我的啊!怎么这地方我不能知道吗?”“不是,只是我本打算过几年再告诉你的。你要安排的是什么人?”萧寰宇很好奇,据他了解,萧易寒并没有很熟的人才对啊。

“是我刚收的一个下属,叫石青,我想提高他的能力。”

“我凭什么要帮你?”萧寰宇露出恶意的微笑问道。“要什么条件才肯帮?”萧易寒不耐烦的问。

“你这难道就是求人的态度吗?”

“不同意就算了。”大不了他自己教,不过是多花点时间而已。

“我也没说不答应啊,先叫声‘爸爸’来听听!”

“你、死、也、别、想!”萧易寒一字一顿地回答,那气呼呼的模样让萧寰宇心情大好。

他走上前,低头端详着儿子的脸,“宝贝,你还没叫过我呢!”

不理会萧寰宇的调侃,萧易寒起身就想上楼,不过萧寰宇此时正聊的开心,哪肯放他走,他拉住萧易寒的手臂说:“那你打算给我什么好处?总得贿赂贿赂我吧?”

斜了萧寰宇一眼,萧易寒才说:“你可以继续提条件,说不定哪条我就同意了。”

萧寰宇苦笑不得的看着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儿子,你对其他人也是这样的吗?”

“怎样?”

“你求别人办事的时候也是这么理直气壮、这么讨价还价的?”应该没人会答应吧。

“我从不求人办事,而且我也没求你!”萧易寒肯定的说道。

“好吧,我认输,不过我想你也知道魔鬼岛不是什么人都人进的,进去的人都要查明身份,毕竟我们可不想替敌人培养人才。”

“恩,你可以去查查他的身份。”萧易寒点头说道。

“以后要收用什么人,要先查清楚他的一切,你还小,知人知面不知心,不要给一些居心叵测的人有可趁的机会。”萧寰宇以长辈的语气嘱咐道。

暗暗翻个白眼,还真当我是小孩了!以我多年洞若明察的眼力,看人这点信心还是有的。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3219087951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ljqsb.cn/202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