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封城了吗2022年3月(邯郸封城了吗2022年4月)

邯郸封城了吗2022年3月(邯郸封城了吗2022年4月)

霍陶瑜和毕业学生合照

邯郸封城了吗2022年3月(邯郸封城了吗2022年4月)

霍陶瑜给封控留校学生开班会

邯郸封城了吗2022年3月(邯郸封城了吗2022年4月)

霍陶瑜和学生谈话

“教育就是摆渡。从教18年,我将一届又一届的学生成功送上岸,让他们走向各自的‘芳草地’,这是我的职责,也是我的骄傲。三中是个‘幸福’的大家庭,在‘幸福校长’的带领下,我甘于并乐于一直去做‘幸福教育’的‘摆渡人’。”

这真挚的表达正是邯郸市第三中学教师霍陶瑜的心声。

披星戴月成了生活的常态

霍陶瑜是市第三中学的一名地理老师,也是一名出色的班主任,同时,他还是2019级高三年级的副主任,负责高三年级的全面工作。在三中,带两个班的课程、担任一个班的班主任已足以让一个老师满负荷运转,在此之上又加上年级的事务性工作,其工作量可想而知。但身为一名共产党员,他总能游刃有余地解决所有的难题。

多年来,他所带的班在高考中取得了十分优秀的成绩,今年高考,班里的学生更是百分之九十以上都上了强基线。“这届孩子很难,伴随疫情走过了三年,从2019年末到现在,我陪着他们经历着风风雨雨,一路走来,总算取得了大家都满意的结果。”说起学生们的成绩,霍陶瑜一脸欣慰。

高三年级的班主任需要早晨6点30分到校,霍陶瑜要求自己每天必须早到10分钟,先到班级里查考勤、处理班级工作,紧接着再去忙年级的工作。“我要给老师和学生们做好榜样,早起一些没什么。”霍陶瑜这样说。其实他从家到学校,骑电动车至少需要半个小时左右,每天5点多出发,尤其在冬天那会儿,真就是披着星光、顶着月亮来学校。他不仅来得早,回得也晚,晚上9点之前基本没回过家。

想陪着学生走过每一天

但他已经全然不顾。来到学校,他立即安排年级的工作,让学生把试卷、教科书、练习册等学习资料都带足,将所有的工作都安排妥当,才放下心来。

邯郸封城期间,有近40名家住鸡泽的学生回不去,需要有老师照顾他们的生活和学习,学校建议由其他年级副主任留校,让霍陶瑜回家先休息。但他主动留校,对领导说:“我留下来吧,这是我应该做的。”就这样,他与学生们吃住在学校,从早上6点起,到晚上11点,做核酸、组织就餐、线上网课、体育锻炼、宿舍查宿……

霍陶瑜告诉记者:“刚开始那周还是挺难熬的,因为没时间休养,身体有点吃不消,坚持了一周,状况才好一点。封控这一个月还帮我减了肥,到5月12日全体学生返校,我瘦了10来斤,你看我这衣服,都宽松了不少。”玩笑的背后,让人心疼,他也真正兑现了考前陪伴学生每一天的承诺。

“我做到了燃烧自己,照亮学生”

今年年初,受疫情影响,学生在1月10日离校,到3月1日才返校。此时,距高考已不足百天,所有高三老师在霍陶瑜带领下加班加点,高效连轴运转,保障学生全力冲刺高考。

3月20日,霍陶瑜右腹部持续疼痛,实在难以忍受,他才去门诊,后被建议去医院,查出阑尾出了问题。这关键的时候,霍陶瑜放心不下年级、学生,当即决定采取保守治疗,先输液看情况。“当时正是孩子们复习的关键时候,我想陪他们走过高考前的每一天,只要让我先不疼能工作就行。”霍陶瑜告诉记者。

然而事与愿违,疼痛越来越剧烈,市中心医院确诊为穿孔性阑尾炎,必须马上进行手术。手术当天,由于家属核酸结果还没出来,他强忍疼痛,自己签下麻醉和手术方案,完成了手术。

4月6日,学校接到上级通知,学生需要立即离校返家。知道这个消息的霍陶瑜此时刚刚拆线,医生建议他卧床休息半个月,可一想到学校里一千多名临近高考的学生,他毅然返校工作。

路上的颠簸让霍陶瑜感觉到肚子又涨又疼,校有考生,家里也有考生。霍陶瑜的女儿今年也要参加中考,他和爱人同为老师,单位的事都放在第一位,女儿只能交给父母照看,生活靠老人,学习只能靠自己,孩子自己在家上网课复习备考。说起女儿,他的脸上总是带着歉意。

霍陶瑜说:“孩子在最重要的时候还是需要陪伴的,人生只有两次大的考试,一次中考和一次高考,在最后关键的这三个月,我不能陪着孩子,两三天才能抽出时间打一个电话问问孩子的情况,真的没办法。”从4月7日到6月9日,他没回过一趟家。

“我这算不算燃烧自己,照亮了学生?管别人的孩子却管不了自己孩子。父母有时难免抱怨,但女儿却能够理解我,支持我。她对我说,‘没事爸爸,我自己能把学习弄好。’她还跟我表态,保证在家自觉地上网课,好好考,争取考出好成绩来。”霍老师说这话的时候,让人不免动容。

“半个家长”和“霍哥”

霍老师了解班里每个学生的具体情况,高考前,学生们压力大,他每时每刻都在关注学生的细微变化,及时找他们谈心,帮助学生找出问题所在,使学生能够全身心投入学习。

“自己的这个班,三分之二是县里孩子,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家。家长在生活上基本照顾不到孩子,思想、学习上也指导不了孩子,我自己就成了‘半个家长’,尽量多抽出时间关爱他们。我经常找大家谈谈心,疏导他们的消极情绪,多给他们一些鼓励,让他们轻松备考。时间长了,孩子们都叫我‘霍哥’了。6月9日,高考最后一门考完,学生离校,好多孩子走出校门时给我们鞠躬,还跟我们拥抱,当时眼泪就忍不住了。”作为“老班”的“霍哥”说出了所有班主任的感受。

“我只是三中高三年级96名老师中的一个代表,从5月12日学生返校以来,老师们全部在岗,没有一个请假,陪着学生们不进不出。这其中,老师们克服了很多困难,有的老师身体不舒服、有的父母生病住院、有的处于哺乳期、有的孩子很小等等,但我们都没有因为家里的事情而耽误工作,大家没有一个掉队。今年三中高考成绩非常好,我们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霍老师动情地说,“让每一位师生感受到教育的幸福,这是我们三中校长何海江的理念。三中的每一个老师都是幸福的,三中的每一个孩子在老师的关爱下也是幸福的,幸福的我仍将一如既往,甘于并乐于去助力三中的‘幸福教育’事业,做好‘幸福教育’的‘摆渡人’。”

邯郸新闻传媒中心记者王晓龙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3219087951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ljqsb.cn/186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