颇可以组什么词语和拼音(颇可以组什么词语有哪些)

颇可以组什么词语和拼音(颇可以组什么词语有哪些)

为官行为二 直言劝谏

1.朝见类——

朝:臣见君 觐:泛指诸侯朝见天子

谒:拜见 见:进见,会见拜见

请:谒见,会见 轮对:官员轮值上殿,策对时政利养

入对:臣下进入皇宫,回答皇帝问题。

2.进谏类——

讽:含蓄的话动寺 讥:规劝

谤:指责别人过失 谏:直言规劝

规:劝告,建议 言者:谏官

切谏:直言极谏速

3.上书类——

疏:臣子向帝王分条陈述意见书。 奏:臣子对帝王陈述意见。

议:议论,特指议论政事。 章:臣子至给帝王的书面报告

表:呈现给帝王的奏章。 书:奏章,文书,文件。

对策:士子提出一套治理政事方略。

4.采纳类——

应:接受,允许。 许:应允,认可。

用:使用,采用。 纳:接受。

从:听从,取法。 听:顺从,接受。

允:答应,认可。

5.触犯类——

忤:抵触,不顺从。 逆:抵触,不顺从。

倍:违反,违背。 犯颜:冒犯君主

牾:忤逆。 抗疏:上书直言

抵牾:互相冲突。

6. 下诏类——

谕:告诉,使人知道。 诏:帝王文书命令。

诰:帝王的命令, 策:封土授爵免官

赦:帝王的诏书命令。 旨:帝王的命令。

【解释加点的词语】

海瑞带棺进谏

时世宗享国(   )日久,不视朝,深居西苑,专意斋醮(   )。廷臣自杨最、杨爵得罪(   )后,无敢言时政者。四十五年二月,瑞独上述。帝得疏,大怒,抵(   )之地,顾左右曰:“趣(   )执之,无使得遁(   )!”宦官黄锦在侧曰:“此人素有痴名。闻其上疏时,自知触忤(   )当(   )死,市(   )一棺,诀妻子,待罪于朝。僮仆亦奔散无留者,是不遁也。”帝默然。少顷复取读之,日再三,为感动太息(   )。尝曰:“此人可方(   )比干,第(   )朕非纣耳。”会(   )帝有疾,烦懑不乐,召阁臣议内禅(   ), 因曰:“海瑞言俱是。朕今病久,安能视事(   )。”(节选自《明史·海瑞传》,有删改)

【答案】

时世宗享国(君主在位的时间)日久,不视朝,深居西苑,专意斋醮(斋戒祈祷,侍奉神佛)。廷臣自杨最、杨爵得罪(获罪)后,无敢言时政者。四十五年二月,瑞独上述。帝得疏,大怒,抵(掷,扔)之地,顾左右曰:“趣(通“促”,急忙、赶紧)执之,无使得遁(逃跑,逃离)!”宦官黄锦在侧曰:“此人素有痴名。闻其上疏时,自知触忤(冒犯)当(判决,判罪)死,市()一棺,诀妻子,待罪于朝。僮仆亦奔散无留者,是不遁也。”帝默然。少顷复取读之,日再三,为感动太息(叹息)。尝曰:“此人可方(相比)比干,第(但,只是)朕非纣耳。”会(恰好,正好)帝有疾,烦懑不乐,召阁臣议内禅(古代实行的一种君位传承制度), 因曰:“海瑞言俱是。朕今病久,安能视事(就职治事。这里指皇帝临朝听政)。”(节选自《明史·海瑞传》,有删改)

【译文】

当时世宗在位时日已久,不再上朝听政,深居皇宫西苑,专心一意于斋戒祀神。朝中大臣,自从杨最、杨爵因上疏劝谏而获罪后,没有谁再敢议论时政。嘉靖四十五年二月,唯独海瑞一人上疏。世宗皇帝看了奏章大怒,把它扔到地上,回头对身边的宦官说:“赶紧把他抓起来,别让他跑了!”宦官黄锦在一旁说:“此人一向有痴名。听说他上疏时,自己知道冒犯皇上难免一死,就买了一口棺材,诀别妻子和儿女,在朝廷待罪。家中僮仆也都打发走了,没有留一个,这表明他并不打算逃走。”世宗皇帝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皇帝又拿出奏章来看,(就这样)一天之中看了两三次,被感动而叹息。皇上曾经说:“此人可与比干相比,只是我不是纣王罢了。”恰逢世宗患病心情烦躁,闷闷不乐,下诏让内阁大臣商议君位传让之事,皇帝就说:“海瑞说得都对。朕现在患病日久,怎能临朝听政。”

汤鼐直言敢谏

孝宗嗣位,(汤鼐)首劾大学士万安罔(   )上误国。明日,宣至左顺门。中官(   )森列,令跪。鼐曰:“令鼐跪者,旨耶,抑(   )太监意耶?”曰:“有旨。”鼐始跪。及宣旨,言疏已留中(   )。鼐大言:“臣所言国家大事,奈何留中?”已而安斥(   ),鼐亦出畿辅(   )印马。驰疏言:“陛下视朝(   )之余,宜御便殿,择侍臣端方(   )谨厚若刘健者,日与讲学论道,以为出治(   )之本。至如内阁尹直等奸邪无耻,不早驱斥,必累圣明。且召致仕(   )尚书王恕等,而还建言(   )得罪诸臣,以厉风节。”报(   )闻。当是时,帝更新庶政(   ),言路大开。新进者争欲以功名自见。封章旁午(   ),颇伤激讦(   ),鼐意气尤锐,其所抨击,间及海内人望,以故大臣多畏之。(节选自《明史·汤鼐传》,有删改)

【答案】

孝宗嗣位,(汤鼐)首劾大学士万安罔(蒙蔽,欺骗)上误国。明日,宣至左顺门。中官(宦官)森列,令跪。鼐曰:“令鼐跪者,旨耶,抑(表选择,相当于“或是”“还是”)太监意耶?”曰:“有旨。”鼐始跪。及宣旨,言疏已留中(把臣子上的奏章留置宫禁之中,不交办)。鼐大言:“臣所言国家大事,奈何留中?”已而安斥(使离开,使退去),鼐亦出畿辅(京城附近的地区)印马。驰疏言:“陛下视朝(天子临朝听政)之余,宜御便殿,择侍臣端方(端方正直)谨厚若刘健者,日与讲学论道,以为出治(治理国家)之本。至如内阁尹直等奸邪无耻,不早驱斥,必累圣明。且召致仕(辞官退休)尚书王恕等,而还建言(以言辞或文章提供意见)得罪诸臣,以厉风节。”报(回答)闻。当是时,帝更新庶政(各种政务),言路大开。新进者争欲以功名自见。封章旁午(交错,纷繁),颇伤激讦(激烈率直地揭发、斥责别人的隐私、过失),鼐意气尤锐,其所抨击,间及海内人望,以故大臣多畏之。

【译文】

明孝宗继承皇位,(汤鼐)首先弹劾大学士万安欺骗国君贻误国家大事。第二天,皇上下达命令让他到左顺门,宦官排列森严,并命令汤鼐跪下。汤鼐说:“让汤鼐下跪的,是皇上的圣旨,还是太监的意思呢?”宦官说:“有圣旨。”汤鼐才下跪。等到宣完圣旨后,(太监)说,(汤鼐)的奏折已经留在宫中。汤鼐大声说:“我所说的是国家大事,为什么留在宫中呢?”不久万安被赶出内阁,汤鼐也到京郊掌管登记清理皇家马匹事务。汤鼐在畿辅用最快的方式上奏说:“陛下处理朝政之余,应该驾临便殿,选择像刘健这样的端方正直、谨慎敦厚的大臣,每天跟他们讲学论道,并把这作为治理国家的根本。至于像内阁尹直等奸诈邪恶的无耻之徒,(如果)不及早驱逐,必定蒙蔽皇上。(请)召回退休回乡的尚书王恕等人,以及召还因进言而被贬斥的诸位廷臣,用来激励他们的风骨气节。”皇上回复知道了。此时,(孝宗)皇帝更新朝政,广开言路。新任官员争先恐后地都想建立功绩来自我表现。机密奏章不断地呈献在皇帝面前,其中颇有些激烈的攻讦之词,汤鼐的态度尤其坚决。他所抨击的有时还包括天下有声望的人物,因此大臣们大都很害怕。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3219087951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ljqsb.cn/162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