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中性描写的句子全部(废都中性的描写什么)

废都中性描写的句子全部(废都中性的描写什么)

很多作者会遭遇一些读者因小说“性”描写而产生厌恶情绪,甚至将作者与流氓或黄色作家划等号,这是有失偏颇的。首当其冲的是贾平凹,一部《废都》一度成为禁书,甚至自废武功,成为当代最具争议作家。

民以食为天,告子曰:食色者,性也。性是作家无法回避且必须面对的问题。就像人一日三餐要吃饭,人不可能离开性,然很多自命清高的人往往谈性色变,甚至大开骂戒。

无论是玄幻,穿越,军事,爱情。侦探,武侠等,每种类型的小说都离不开性描写。假如一看到有性描写就斥之为黄色小说是不公正的。

红楼梦》是我国古典小说巔峰之作,第四回贾宝玉与袭人初试云雨,后续曾四与寡妇偷欢,焦大骂街,甚至红学家考证删掉的一段秦可卿淫乱天香楼……那岂不是说红楼梦也是一部黄书呢?

水浒传潘金莲西门庆勾搭成奸,赤裸裸的性描写,是不是将施耐庵也列入流氓作家?

印象中性描写比较开放经典作品有三部,一部是三十多年前的《绿化树》(张贤亮),一部是差不多三十年前的《废都》(贾平凹),一部是差不多二十年前的《黄金时代》(王小波)。

就这三部作品来说,作者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其中大胆、直白的性描写。

这一点在《绿化树》和《黄金时代》尤为突出。

《绿化树》作为“伤痕文学”的发轫和代表作之一,通篇弥漫的是如惊弓之鸟般的伤痛和凄惶。而《黄金时代》一丝不挂般直白、坦荡的语言风格背后,深深的压抑、旷世的孤独感,如章风山的浓雾一般,弥漫始终,无可逃避。

作者在创作这样的作品时,心中的情绪应该是非常压抑而激烈的。而作品中大胆的性描写,就成为作者心中强烈情绪最好的释放口。

为什么要写性呢?

首先是情绪渲泄的需要。

这些作品中的性-爱,犹如真实性爱中的高潮,无它,作者心中,以及作品中层层郁积的伤痛、愤懑和释放的欲望就无法得到释放。当然,这种情绪的渲泄也是为了突出主题及围绕中心,为下文情节的展开作一个铺垫,并不是专门为迎合读者心理或吸引眼球为目的,所以要把握好尺度,适可而止,过则滥情,令人侧目以视,嗤之以鼻。少则空洞,味同嚼蜡,了无兴趣。

其次是盛衰对比的需要

当年读《废都》,第一遍确实只看到性(汗一个),第二遍读完,心中是一如看到“落得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后的无限失落和怅惘。

《废都》中庄之蝶与唐婉儿诸人的性-爱场景,次次回回,详尽真实,不厌其烦。这些描写,意不在性,而是在描绘主人公的盛极之时。只有把“盛时”描绘得够了,“钟鸣鼎食、花团锦簇”铺陈足了,最后的衰败才更震动人心。

第三,人物刻画和情节推动的需要

一场或几场大胆、真实的性-爱过程描绘下来,对人物的刻画和情节的推动都会有明显的作用。

事前铺垫时的态度及变化,过程中的心理、姿态的呈现和变化,事后心理、态度跟事前的对比,两人关系、心理的相对位置和变化,以及几场性-爱之间的变化,这些描写,可以极大地丰满人物的性格和形象,也可以很自然地推动情节的发展。

这一点请见《黄金时代》。

当然,能看到这些,都需要读者能够看到性爱之外的东西,而不是只忙着面红耳赤、沉浸在某种不可描述的想象之中,从而臆测作者的写作动机而加以鄙视与贬低。

如果有人一看到性描写,就转嫁给作者说“色”。或者一看到《丰胸肥臀》就去谴责莫言怎样怎样,那是大错特错的。

性,是作家绕不开的话题。正如爱国将领张学良所言:“自古英雄都好色,我是好色似英雄。”性,是人之常情,是神圣而纯洁的。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假如有人因为看到小说中的“性”描写就产生不正常的心理,那也只能说明此人不适合看小说,或很少看书的人。

总之,性是上帝给人类最好的礼物,我们不要畏之若虎,当其为洪水猛兽。对于情侣而言,它是崇高而神圣的礼物,廉价又高贵,无价又让你爱得如痴如醉无利可图;对于读者而言,它欢娱而满足,不因违法而牵连,不因犯罪而囚禁,达到一种空前的快乐与享受。至于青少年,就像手机的诱惑,没有到自制的年龄可以约束他们。当然,假如因为不想让青少年学坏而废噎忘食,不去作正确的性心理观,性教育,性引导,不去学一些青春生理卫生知识,只任其好奇心寻求剌激导致犯罪,那是监护人的问题了。

3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3219087951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ljqsb.cn/127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