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声叫嚣和引吭大叫写出了鹅的什么(厉声叫嚣的意思和拼音)

接上篇:

1[呆无辜]

许晓抱着纸箱子深一脚浅一脚地往楼上走,她所在的楼层跟老总办公室的楼层相差5层呢,由于情绪激动,她竟然忘记了乘电梯,她的思维一团混乱,有人从她身边经过,跟她打招呼,她也没什么反应。

气喘嘘嘘地走到老总办公室的楼层,许晓看到办公室主任一脸怒容地从老总办公室方向走过来,经过许晓身边时,他从鼻子发出一声粗重的叹息:你们啊,怎么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呢?

被他这一说,许晓眼泪当时就流了下来,心说树欲静风不止,事情又不是我挑起来的,你凭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地训我啊?还非得让我逆来顺受、忍气吞声、低声下气、退避三舍啊?

没事不惹事,有事不怕事,既然你主动来犯,那就只能应战了。

忐忑着走到老总办公室门口,许晓轻轻敲门,老总在里面喊:进!许晓一手擎着箱子,一手推门而入。

李卓坐在老总办公桌对面的一张椅子上,经理坐在老总办公桌左侧的沙发上,李卓一脸受害者的无辜,大眼睛像在水里浸过一样,睫毛上沾着泪痕,经理整个人窝在沙发里,好像比平时小了一圈。

老总并没有面向李卓和经理,他把老板椅转向窗户,椅背冲着众人,没有人知道他此时的想法。

厉声叫嚣和引吭大叫写出了鹅的什么(厉声叫嚣的意思和拼音)

2[呆无辜]

看到许晓走进来,李卓飞快地用余光瞟了她一下,嘴角微不可察地泛起一抹鄙夷,经理从沙发上坐直身子,脸上有点掩饰不住的紧张。

听到脚步声,老总转过椅子,他带着探究的表情打量许晓,许晓看他一只手笼在心脏的位置 ,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不懂事,他可是刚做完手术的人啊!如果他是自己的父兄,自己会冲动地来给他添堵吗?

想到这里,许晓缓声说:领导,对不起,我不该在您大病初愈之际来给您添麻烦,是我不懂事,我会向经理和李卓解释清楚的,我回去了,再见。

说完,她也不待老总说话,转过身就往外走,她的这番举动出乎屋里每个人的意料,经理站起了身,李卓吃惊得微张开口,老总双手放在座椅的扶手上,目光深不见底。

待许晓拉开门将出未出之际,身后传来老总温和的声音:既然来了,就说说吧!

老总的话像三月的柔风,拂过许晓凄冷的心田,还好,他没有大发雷霆,一个统筹全局、胸怀发展大计的人,一大早上给小员工们断官司,多难得的心平气和啊。

许晓闻言转过身来,真没想到老总还能给她一个澄清自己的机会,她克制着内心的小小激动,不慌不忙地站到老总办公桌前,尽量平静地开始了讲述。

厉声叫嚣和引吭大叫写出了鹅的什么(厉声叫嚣的意思和拼音)

3[呆无辜]

领导,我知道李卓和经理对智慧乡村业务很上心,他们对这个项目所做的努力我也看到了,这个项目不是3、5万元的小订单,我不希望它失败……

许晓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卓粗暴地打断:你既然知道我们为了这个项目呕心沥血、用心良苦,你为什么昨晚还要给我发那条信息?你想来分一杯羹吗?

许晓抱着箱子的手有点酸,听到此言,她把箱子放到地上说: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帮助你!我希望咱们两个合作,快点把这个项目拿下来!

李卓厉声叫嚣:巧舌如簧、强词夺理!快点把这个项目拿下来?说得轻巧,你以为这是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办到的吗?你知道为了这个项目,我们都找了哪些重量级的人物吗?

李卓说话时,一改平时大气沉稳的模样,精致的五官有点错位,声音里像夹着无数枚小钢针,许晓偷偷看了老总一眼,对方脸上无波无澜,他好像在听又好像没在听,好像在看又好像没在看。

许晓看着李卓那副不可一世、嚣张跋扈的样子,真想一句话把她怼到南山根上去,你是没少找人,可是有用吗?结果不是照样没谈成吗?没有结果的事等于没做,邀什么功啊?

又一想,不能这样说,恶语伤人六月寒,毕竟是同事,以后还得低头不见抬头见呢!自己本身没有什么恶意,这么一说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

想到这里,许晓朗声说:

说实话,我没打算掺合你的项目,更没有打算抢你的功劳,之所以昨晚给你发那条信息,是觉得商机宝贵,不容耽误!

我们能发现这块市场,另几家对手公司也能发现,我们谈不下来,不证明人家也谈不下来,一旦项目旁落,我们个人不过是损失了一个订单,对于公司来说,那是品牌声誉,是员工的信心和动力,是利润和市场份额啊!

厉声叫嚣和引吭大叫写出了鹅的什么(厉声叫嚣的意思和拼音)

4[呆无辜]

许晓的话说完,李卓扑哧笑了:语言再华丽也掩盖不了你的利欲熏心,为了一个总监的位子,你有点鬼迷心窍了!我劝你做事讲点规矩,做人讲点道德底线,不要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当心遭报应。

许晓深吸一口气,不去辩解,对方在盛怒之下,自己多说无益,想表达的都说清楚了,至于听话的人能不能听懂,就看他们的领悟力了。

老总轻咳一声,屋里恢复了安静,他打量着许晓说:你说你想帮李卓,具体怎么个帮法?

许晓说:我通过现有关键人找到了第一关键人!

老总坐直了身体,急迫地问:有几分把握?

许晓说:实话说,不确定有几分把握。

李卓听到这话,轻蔑地发出一声冷哼,她脸上的表情暴露了她心里想说的话:你也不过如此!

老总用手指敲击着桌面,继续问许晓:你的预期在哪里?

许晓说:领导,我不能保证一定能谈下这个项目,但我能保证我谈不下来,别的公司也谈不下来。

话音一落,经理如释重负,老总脸上慢慢漾开一个笑容,只有李卓,脸上仍是气忿难平。

厉声叫嚣和引吭大叫写出了鹅的什么(厉声叫嚣的意思和拼音)

5[呆无辜]

老总站起身,走向窗边,声音平静地说:明辨是非、大局为主,这是我在大会小会上反复强调的一句话啊!今天我再跟你们说说,明辨是非,就是要在工作和生活中分清对错、重点;顾全大局,就是以整体利益为重,凡事从大局出发。

这不是一句空话,意思是在事关大局和自身利益的问题上,能以大眼界审时度势,以长远的眼光权衡利弊得失,自觉做到局部服从整体,自我服从全局,眼前服从长远。

老总说完这句话,转过身看了销售部的三个人:你们都年轻,都很优秀,我希望你们做事能有格局、有胸怀,有协作精神,个人英雄主义不适合当今时代,相互成就,互为贵人,这才是成功最省时省力的途径。

有人把职场比作修罗场,认为同事之间只有你死我活的竞争,其实这是底层思维,除了竞争,同事之间还该有合作,而合作才是实现双赢的极简之道啊!

老总边说话,边踱到许晓的纸箱旁,他弯腰拿起一个泥塑娃娃看了一会儿,又拿起湿淋淋的键盘观察一番,从始至终一句话也没说。

此处无声胜有声!

许晓偷偷观察李卓,对方的脸涨得通红,双手交握在一起,手上的骨结微微泛白,眉眼没了初时的凛冽,整个人像被点了穴。

经理看老总沉默着,谨小慎微地说:领导,感谢您的指教,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老总面色冷峻地看着王经理:知道怎么做了吧?

经理略怔一下,随即郑重地点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老总转过身,众人悄然离去。

厉声叫嚣和引吭大叫写出了鹅的什么(厉声叫嚣的意思和拼音)

6[呆无辜]

这世上,人性复杂,人心叵测,如果我们执意要考验人性,结果无非两种,一种是我们想要的,另一种是我们不愿看见的。

坐在工位上,许晓心里波涛汹涌,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有如此的杀伤力,她突然想到小时候家里喂的大黄狗,看着它平时温驯乖巧,可是一旦有人动它嘴里的骨头,它必恼羞成怒、急赤白脸。

说到底,自己的行为让李卓没有安全感了。

经理带着小雅去库里给许晓找键盘了,小黄没在屋,应该是去哪个办公室窜了,不用说,早上办公室这点风波必会让她传得人尽皆知,丢死人了!

孙姐从外间办公室走进来,许晓苦笑着对她说:师父,我是好心被人当成了驴肝肺,你说我们像不像兄弟争雁?还没打着雁呢,自己就窝里哄了。你上次劝过我后,我就看开了,本想助她把业务拿下来,没想到她炸了。

看许晓蔫头耷脑的样子,孙姐坐下来劝她:

要我说,你遇到这事也挺好,在单位,有些道理是早明白早受益,流水的人心,不变的人性,人心是叵测的,人性是幽微的,体察不了人心,看不透人性,做事就磕磕绊绊。

李卓这次办事,明显失了格局,而你也不是没问题,你缺少同理心。

许晓泄气地说:师父,她爱怎么样随便吧,我不管了。

孙姐摇摇头:你这是一厢情愿,趁早打消这个念头,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谈业务吧!

厉声叫嚣和引吭大叫写出了鹅的什么(厉声叫嚣的意思和拼音)

7[呆无辜]

晚上下班,经理让许晓留一下,说是一会儿叫着李卓一起谈谈,许晓只得坐在工位上等,办公室的人都走了,李卓迟迟不到,经理最后只得去对方的办公室里找,过一会儿,经理独自回来了,脸上讪笑的说:她可能是有事先走了。

许晓听到这话,笑了笑,拎起包起身欲走,经理叫住她:小许,今天在老总办公室里,他说的那些话你听明白了吗?

许晓不假思索地摇摇头,她就想听听经理怎么说,老总的意思是老总的,经理是什么想法他还不知道呢?

经理说:我和老总的想法一致,在这件事上,我们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摒弃个人好恶,从公司利益出发,尽早把这个项目拿下来,其他的事情交给我。

许晓摇摇头:不,经理,还是让她做吧,她已经动用了那么多资源,不该半途而废。

经理摆摆手:人们常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其实啊,只问耕耘,不问收获才是最大的收获,本心至善、志虑忠纯,其功自成,小许,听我一句劝,总监不是你职业的天花板。

友友们,就到这里,这一篇被打断N多次,写得全身冒汗!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3219087951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ljqsb.cn/12266.html